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9章

我亲爱的朋友,所有人都知道,香料迷汤中存在着自然界最可贵的珍宝。或许真是这样。然而,在我的内心,仍然对此存有深深的疑虑。每次使用迷汤都会获益?看样子,?#34892;?#20154;滥用了迷汤,以至公然向上帝挑衅。他们以全宇宙教会的名义丑化灵魂。他们草草阅读了迷汤的表面,自以为获得了恩赐。他们嘲笑自己的同伴,深深地伤害了真正的信仰,并恶意扭曲了香料这份厚礼的真意,造成的损害是人力无法修复的。要想真正与香料合而为一,同时不被香料赋予的力量所腐蚀,最重要的就是必须做到言行一致。如果你的行为引发了一系?#34892;?#24694;的后果时,他人只能根据这些后果来评?#24515;悖?#32780;不是根据你的解释。我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来评?#24515;?#21704;迪。

——《异端之研究》哈克·艾尔-艾达

这是间小屋子,带着些许臭氧味道,屋内的球形灯发出昏黄的灯光,在地上留下一片?#30097;?#30340;阴影。墙上装着?#24187;?#21457;出金属蓝色光泽的传输眼监视器。屏幕宽?#23478;幻祝?#39640;度大约只有三分之二米。图像显示着一个?#24694;?#22810;石的遥远山谷,两只拉?#28982;?#27491;在享用刚捕获的猎物的血淋淋的残躯。老虎上方的山梁上,能看到一个芽着萨督卡作训服的瘦子,衣领上缀着莱文布雷彻的标徽章。他的胸前挂着伺服控制器的键盘。

屏幕前有一?#30740;?#28014;椅,椅子上坐着一个看不清年纪的金发女人。她长着一张鹅蛋脸,看着屏幕时,她纤细的双手紧紧抓着扶手。镶着金边的白色长袍覆盖了她的全身,隐藏了她的身材。她右方一步远处站着一个矮壮的男子,身穿传统皇家萨督卡军团金铜色的巴夏军服。他的?#30097;?#22836;发理成了小平头,头发下方是一张毫无表情的国?#33267;场?/p>

女人?#20154;?#19968;声,道:“和你预料的一样,泰卡尼克。”

“确实如此,公主。”巴夏副官用嘶哑的嗓音回答道。

她因为他的紧张笑了笑,接着问道:“告诉我,泰卡尼克,我的儿子会?#19981;?#27861;拉肯一世皇帝这个称号吗?”

“这个尊号对他很合适,公主。”

“我问的不是这个。”

“他可能不会同意为取得那个,嗯,称号所采取的某些做法。”

“又是这句话……”她转过身,在阴暗中看着他,“你过去尽忠于我的父亲。他的皇?#27426;?#32473;了亚崔迪家族不是你的错。但是当然,你?#25512;?#20182;任何人一样,都能强烈地感受到失去这一切所带来的刺痛——”

“文希亚公主有什?#21050;?#21035;的任务要派给我吗?”泰卡尼克问道。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嘶哑,现在又多了一层?#37322;?/p>

“你有打断我说话的?#36842;?#24815;。”她说道。

他笑了,露出?#33713;藎?#22312;屏幕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你时不时会让我想起你父亲。”他说道,“在指派一个……嗯,棘手的任务前总是这?#36176;?#36716;。”

她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回到屏幕上,以掩饰她的?#24352;?#22905;问道:“你真的认为那些拉?#28982;?#33021;把我的儿子推上皇位?”

“完全可能,公主。你得承?#24076;?#23545;于它们两个来说,保罗·亚崔迪的私生子只不过是一顿可口的加餐而已。等那对双胞胎死了之后……”他耸了耸肩。

“沙德姆四世的孙子将成为合理的继承人。”她说道,“但还必须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取得弗瑞曼人、立法会和宇联公司的同意,更不用说亚崔迪家族的任何幸存者都会——”

“贾维德向我保证,他的人能轻易对付阿丽亚。在我看来,杰西卡夫人不能算作亚崔迪家的人。剩下的还有谁?”

“立法会和宇联公司只不过是逐利之蝇,”她说道,“但是怎么对付弗瑞曼人?”

“我们会用穆哈迪的宗教淹死他们!”

“说?#20204;?#24039;,我亲爱的泰卡尼克!”

“我懂,”他说道,“我们?#21482;?#21040;老问题上了。”

“为了争夺权力,柯瑞诺家族干过比这更坏的事。”她说。

“但是,要皈依……穆哈迪的宗教……”

“别忘了,我的儿子尊重你。”她说。

“公主,我一直盼望着柯瑞诺家族能重掌大权,萨鲁撒行星的每个萨督卡都这么想。但如果你……”

“泰卡尼克!这里是萨鲁撒·塞康达斯行星。不要让?#33268;?#22312;我们过去那个帝国的懒惰习气影响你。认真、仔细——留意每个细节=这些?#20998;?#23558;把亚崔迪家族的血脉埋葬在阿拉吉斯沙漠深处。每个细节,泰卡尼克!”

他知道她用的招数。这是她从她姐姐伊如兰那儿学来的转移话题的技巧。他感到自己正在输掉这场争论。

“你听到了吗,泰卡尼克?”

“听到了,公主。”

“我要你皈?#28389;?#21704;迪的宗教。”她说道。

“公主,我会为你赴汤蹈火,但是……”

“这是命令,泰卡尼克——你明白吗?”

“我服?#29992;?#20196;,公主。”但他的语调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不要嘲弄我,泰卡尼克。我知道你厌恶这么做。但如果你能树立一个榜样……”

“你的儿子仍旧不会照这个榜样行事的,公主。”

“他会的。”她指了指屏幕,“还有件事,我觉得那个莱文布雷彻可能会带来麻?#22330;?rdquo;

“麻烦?怎么会?”

“有多少人知道老虎的事?”

“那个莱文布雷彻,它们的训兽师……一个飞船驾驶?#20445;?#20320;,当然还有……”他敲了敲自己的椅子。

“买家呢?”

“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你担心什么,公主?”

“我的儿子,怎么说呢,有点过于敏?#23567;?rdquo;

“萨督卡是不会泄露秘密的。”他说道。

“死人也不会。”她的手向前伸去,按下了屏幕下方的一个红色按键。

拉?#28982;?#31435;刻抬起头。它们?#20004;?#36523;体,盯着山上的莱文布雷彻。随即,两头老虎整齐划一地转过身,顺着山梁向上奔去。

一开始,莱文布雷彻显得很是轻松,他在控制器上按下了一个按钮。他的动作完成了,但是两?#24187;?#31185;动物仍?#27801;?#20182;狂奔过来。他开始慌?#36965;?#19968;次次重重地按下那个键。随后,省悟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他将手猛地伸向腰间的佩刀。但是他的动作已经太迟了。一只锋利的爪子扫中他的胸膛,将他击倒在地。当他倒下时,另一只老虎用巨大的犬牙咬住他的脖子,使劲一甩。他的颈椎断了。

“关注细节。”公主说道。她转过身,看?#25945;?#21345;尼克抽出?#35828;叮?#19981;禁呆了呆。但是他将刀递给了她,刀把朝前。

“或许你希望用我的刀来处理另一个细节。”他说道。

“?#35757;?#25554;回刀?#21097;?#21035;像个?#20498;纤?#30340;!”她愤怒地喝道,“有时,泰卡尼克,你让我——”

“那是个挺棒的人,公主。我手下最棒的。”

“我手下最棒的。”她更正他道。

他深深地、颤抖着吸了一口气,将刀收入?#25163;小?ldquo;你准备怎么对付我的飞船驾驶?#20445;?rdquo;

“一?#25105;?#22806;。”她说道,“你会告诫他,把这对老虎?#22070;?#25105;们这儿时要万分小心。当然,?#20154;?#25226;老虎交给飞船上贾维德的人以后……”她看了一眼他的刀。

“这是个命令吗,公主?”

“是的。”

“那么我呢?应该自杀呢,还是由你亲自处理,嗯,这个细节?”

她假装平静,语气凝重地说:“泰卡尼克,如果我不是百分之百确信你会坚决服从我的命令,甚至是命令你自?#20445;?#20320;就不会站在我的身旁——还带着武器。”

他咽了口唾沫,看着屏幕。老虎再次开始进?#22330;?/p>

她忍住了,没有看屏幕,继续盯着泰卡尼?#35828;潰?ldquo;另外,你还得告诉买家,不要再给我们送来符合要求的双胞胎孩子了。”

“遵命,公主。”

“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泰卡尼克。”

“是,公主。”

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她开口问道:“这样的服装,我们还有多少套?”

“六套,长袍、蒸馏服和沙靴,上头都绣有亚崔迪家族的族徽。”

“像那?#25945;?#19968;样华丽?”她朝屏幕点?#35828;?#22836;。

“特为皇家而制,公主。”

“关注细节,”她说,“这些服装会被送往阿拉吉斯,作为送给我的皇室外甥的礼物。它们是来自我儿子的礼物,你明白吗,泰卡尼克?”

“完全明白,公主。”

“让他起草一张?#23454;?#30340;便条。便条上应该说,他把这些微不足道的衣物视为对亚崔迪家族效忠的象征。诸如此类的话。”

“在什么场合送呢?”

“总有生日啊、圣日啊或是其他什?#21050;?#27530;的日子,泰卡尼克。我交给你处理。我相信你,我的朋友。”

他默默地看着她。

她的脸沉了下来。“你应该知道的,不是吗?我丈夫死后我还能相信谁?”

他耸了耸肩膀,想像着她和蜘蛛有多么相像。和她过分亲近?#30343;?#20040;好处,他现在怀疑,他的莱文布雷彻就是和她走得太近了。

“泰卡尼克,”她说道,“还有一个细节。”

“是,公主。”

“我的儿子正在接受如何统治的训练。最终他必须用自己的手去握剑。你应该知道那个时刻何时会到来。到时候,我希望你能立?#36176;?#30693;我。”

“遵命,公主。”

她向后一靠,用能看穿他的眼光看着他。“你不赞同我,我知道。但我不在乎,只要你能?#20146;?#37027;个莱文布雷彻的教训就好。”

“他训练动物非常在行,但同样是可以舍弃的;我?#20146;?#20102;,公主。”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吗?那么……我?#24187;?#30333;。”

“一支军队,”她说道,“完全是由可舍弃、可替换的人组成的。这才是我们应?#20040;?#33713;文布雷彻身上学到的教训。”

“可替代品,”他说道,“包括最高统帅?”

“没有最高统帅,军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泰卡尼克。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你才要马上皈?#28389;?#21704;迪的宗教,同时开?#26082;?#25105;儿子转变信仰。”

“我立即着手,公主。我猜你不会为了因为要教他宗教而缩减其他课程的时间吧?”

她从椅子里站起身,绕着他走了一圈,随后在门口处停了一下。没有回头,直接说道:“总有一天,你会感受到我忍耐的限度,泰卡尼克。”说完,她走了出去。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陕西11选5前三走势图表 免费一波中特 百万脑力时代能赚钱吗 腾讯欢乐斗地主正版 欢乐升级怎么和好友一起玩 开太极拳馆能赚钱吗 印尼二分彩 篮球规则教案 地下城勇士手游2018体验版 北京赛车pk10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