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6章

我给你这只沙漠变色龙,它拥有将自己融入背景的能力。研究它,你就能初步了解这里的生态系统和构成个人性格的基础。

——《海特编年史·谤书》

莱托坐在那儿,弹奏着一把小小的巴喱斯琴。这是?#23478;?#33275;于化境的巴喱斯琴演奏大师葛尼·哈莱克在他五岁生日时寄给他的。四年练习之后,莱托的演奏已经相当流畅,但一侧的两根低音弦仍时不时地给他添点麻烦。他觉得情绪不高时弹奏巴喱斯琴颇有抚慰作用——甘尼玛同样有这个感觉。此刻,他在泰布穴地上方崎岖不平的岩丛最南端,坐在一块平平的石头上,头顶着晚霞,轻轻弹奏着。

甘尼玛站在他身后,小小的身材浑身上下散发出不高兴。史帝加通知了他们,祖母将在阿拉?#31995;?#25601;一阵子。从那以后,甘尼玛就不愿意出门,尤其反对在夜晚即将降临时来到这里。她催促地?#24895;?#21733;道:“行了吧?”

他的回答是开始了另一段曲子。

从接受这件礼物到现在,莱托头一次强烈地感到,这把琴出自卡拉丹上的某位大师之手。他拥有的遗传记忆本来就能触发他强烈的乡愁,?#23492;?#30528;亚崔迪家族统治的那颗美丽的行星。弹奏这段曲子时,莱托只需要敞开心中隔阻这段乡愁的堤坝,记忆便在他的脑海中流过:他回忆起葛尼用巴喱斯琴给他的主人和朋友保罗·亚崔迪解闷。随着巴喱斯琴在手中鸣响,莱?#24615;嚼丛?#35273;得自己的意识被他的父亲所主导。但他仍旧继续弹奏着,发觉自己与这件乐器的联系每?#24187;?#38047;都变得更加紧密。心中的感应告诉他,他能够弹好巴喱斯,这种感应已经达到了巴喱斯琴高手的境界,只是九岁孩子的肌肉还无法与如此微妙的内心世界配合起?#30784;?/p>

甘尼玛不耐烦地点着脚尖,没有意识到自己正配合着哥哥演奏的音乐的节拍。莱托蓦地中断了这段熟悉的旋律,开始演奏起另一段非常古老的乐曲,甚至比葛尼本?#35828;?#22863;过的任何曲子更加古老。由于过于专注,他的嘴都扭曲了。弗瑞曼?#35828;?#26143;?#26159;?#24473;刚刚将他们带到第五颗行星时,这段曲子便已经是一首古歌谣了。手指在琴弦间弹拨时,保罗听到了来自记忆深处的、具有强?#33402;?#36874;尼意味的歌词。

大自?#24187;?#20029;的形态

包含着可爱的本真

有人称之为——衰亡

有了这可爱的存在

新生命找到了出路

泪水默默地滑落

却只是灵魂之水

它们使新的生命

化为痛苦的实在——

只有死亡能使生命脱离这个痛苦的肉体

让它圆满

他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甘尼玛在身后问道:“?#32654;?#30340;歌。为什么唱这个?”

“因为它合适。”

“你会为葛尼唱吗?”

“也许。”

“他会称它为忧郁的胡说?#35828;饋?rdquo;

“我知道。”

莱托扭过头去看着甘尼玛。他并不奇怪她知道这首歌的歌词,但是忽然间,他心中一阵惊叹:他们俩彼此之间的联系真是太紧密了!即使他们中的一个死去,仍会存在于另一个的意识中,每一寸分享的记忆都会保留下?#30784;?#36825;种密切无间像一张网,紧紧缠着他。他的目光从她身?#24358;?#24320;。他知道,这张网上有缝隙,他此刻的恐惧便?#19995;?#20110;这些缝隙中最新的一个——他感到他们俩的生命开始分离,各自发展。他想:我怎么才能把只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的事告诉她呢?

他向沙漠远处眺望,望着那些高大的、如波浪般在阿拉吉斯表面移动的新月状沙丘。沙丘背后拖着长长的阴影。那里就是凯得姆,沙漠的中央。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很少能在沙丘上见到巨型沙虫蠕动留下的痕迹了。落日为沙丘披上血红色的?#21453;?#22312;阴影的边?#36842;?#19978;一圈火一般的光芒。一只?#32943;?#22312;深红色天空中的鹰引起了他的注意,鹰?#32479;?#19979;来,攫住一只山鹑。

就在他下方的沙漠表面,植物正茁壮?#27801;ぃ?#24418;成一片深浅不一的绿色。一条时而露出地表、时而又钻入地下的引水渠灌溉着这片植物。水来自安装在他身后岩壁最高处的巨型捕风器。绿色的亚崔迪家族旗帜在那儿迎风飘扬。

水,还有绿色。

阿拉吉斯的新象征:水和绿色。

身披植被的沙丘形成一片钻石形状的绿洲,在他下方伸展。绿洲刺激着他的弗瑞曼意识。下方的悬崖上传来一只夜莺的啼叫,加深了此刻他正神游在蛮荒过去的感觉。

Nous change tout cela,他想。下意识地使用了他与甘尼玛私下交流时用的古老语言。他说道:“我们改变了这一?#23567;?rdquo;他叹了口气。Oublier je ne puis。“但我无法忘却过去。”

在绿洲尽头,他能看到弗瑞曼人称之为“空无”的地方——永远贫瘠的土地,无法生长任何东西。“空无”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下。水和伟大的生态计划正改变着它。在阿拉吉斯上,人们甚至能看到被绿色天鹅绒般的森?#25351;?#30422;着的山丘。阿拉吉斯上出现了森林!年轻一代中,?#34892;?#20154;很难想像在这些起伏的山包之后便是荒凉的沙丘。在这些年轻?#35828;难?#20013;,森林的阔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莱托发现自己正以古老的弗瑞曼方式思?#32908;?#22312;变化面前,在新事物的面前,他感到了恐惧。

他说道:“孩子们告诉我,他们已经很难在地表浅层找到沙鲑了。”

“那又怎么样?”甘尼玛不耐烦地问道。

“事物改变得太快了。”他说道。悬崖上的鸟再次呜叫起?#30784;?#40657;夜笼罩了沙漠,像那只鹰攫住?#36215;?#19968;样。黑夜常常会令他受到记忆的攻击——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所有生命都在此刻喧嚣不已。对这种事,甘尼玛并不像他那样反感,但她知道他内心的挣扎,同情地将一只手放在他肩头。

他愤怒地拨了一下巴喱斯的琴弦。

他如何才能告诉她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呢?

他脑海中浮现的是战争,无数的生命在古老的记忆中觉醒:残酷的事故、爱?#35828;?#26580;情、不同地方不同?#35828;?#34920;情……深藏的悲痛和大众的激情。他听到了挽歌在早已消亡的行星上飘荡,看到了绿色的旗帜和火红的灯光,听到了悲鸣和欢呼,听到了无数正在进行的对话。

在夜幕笼罩下的旷野,这些记忆的攻击最?#23721;?#25215;受。

“我们该回去了吧?”她问道。

他摇摇头。她感觉到了他的动作,意识到他内心的挣扎甚至?#20154;?#35774;想的还要深。

为什么我总是在这儿迎接夜晚?#20811;首?#24049;。甘尼玛的手从他肩上抽走了,但他却没有感觉到。

“你在折磨自己,而且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她说道。

他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一丝责?#28014;?#26159;的,他知道。答案就在他的意识里,如此明显:因为我内心的真知与未知驱使着我,使我在风浪里颠簸不已。他能感觉到他的过去在汹?#31185;?#20239;,?#36335;?#33258;己踏在冲浪板上。他强行将父亲那跨越时空的记忆放在其他一切记忆之上,?#24618;?#30528;它们,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获得有关过去的所有记忆。他想得到它们。那些被?#24618;?#30340;记忆极其危险。他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在他身上发生了新的变化。他希望把这种变化告诉甘尼玛。

一号月亮慢慢升起,月光下,沙漠开始发光。他向远处眺望,起伏的沙漠连着天际,给人以沙漠静止不动的错觉。在他左方不远处坐落着,“仆人”,一大块凸出地表的岩石,被沙暴打磨成了一个矮子,表面布满皱褶,?#36335;?#19968;条黑色的沙虫正冲出沙丘。总有一天,他脚下的岩石?#19981;?#34987;打磨成这个形状,到那时,泰布穴地也将消失,只存在于像他这样的?#35828;?#35760;忆?#23567;?#20182;相信,哪怕到那时,世上仍会有像他这样的人。

“为什么你一直盯着‘仆人’看?”甘尼玛问道。

他耸了?#22987;紜?#36829;抗他们监护?#35828;?#21629;令时,他和甘尼玛总会跑到“仆人”那儿。他们在那里发现了一个秘密的藏身之处。那个地方吸引着他们,莱托知道原因。

下方的黑暗缩短了他与沙漠之间的距离,一段地面引水渠反射着月光,食肉鱼在水中?#21619;?#25605;起阵阵涟漪。弗瑞曼人向来在水中放养这种食肉鱼,用来赶走沙鲑。

“我站在鱼和沙虫之间。”他喃喃自语道。

“什么?”

他大声重复了一遍。

她一只手支着下巴,琢磨着面前感动了他的场景。她父亲也曾有过这种时刻,她只需注视自己的内心,比较父亲和莱?#23567;?/p>

莱托打了个哆嗦。在此之前,只要他不提出问题,深藏在他肉体内的记忆从来不会主动提供答?#28014;?#20182;体内似乎有?#24187;?#24040;大的屏幕,真相渐渐?#26376;?#22312;屏幕上。沙丘上的沙虫不会穿过水体,水会使它中?#23613;?#28982;而在史前时期,这里是有水的。白色的石膏盆地就是曾经存在过的湖和海洋。钻一个深井,就能发现被沙鲑封存的水。他似乎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看到了这个行星所经历的一切,并?#20197;?#35265;到了人类的干预将给它带来的?#24092;研?#30340;改变。他用比耳语响不了多少的声音说道:“我知道发生了什么,甘尼玛。”

她朝他弯下腰。“什么?”

“沙鲑……”

他陷入了沉默。沙鲑是一种单倍体生物,是这颗行星上的巨型沙虫的一个生长阶段。他最近总是提到沙鲑,她不知道为什么,但不敢追问下去。

“沙鲑,”他重复道,“是从别的地方被带到这里来的。那时,阿拉吉斯还是一颗潮湿的行星。沙鲑大量繁?#24120;?#36229;出了本地生态圈所能允许的极限。沙鲑将这颗行星上残余的游离水全部包裹起来,把它变成了一个沙漠世界……它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生存。在一个足够干燥的行星上,它们才能转变成沙虫的形态。”

“沙鲑?”她摇了摇头,但她并不是怀疑莱托的话。她只是不愿意深入自己的记忆,?#24052;?#20182;采集到这个信息的地方。她想:沙鲑?无论是她现在的肉体,还是她的记忆曾经居住过的其他肉体,孩提时代都多次玩过一?#38047;?#25103;:掘出沙鲑,引诱它们进入薄膜袋,再送到蒸馏器中,榨出它们体内的水分。很难将这种傻乎乎的小动物与生态圈的巨变联系在一起。

莱托自顾自地点?#35828;?#22836;。弗瑞曼人早就知道必须在他们的蓄水池中放入驱逐沙鲑的食肉鱼。只要有沙鲑,行星的地表浅层就无法积聚起大面积水体。他下方的引水渠内就有食肉鱼在?#21619;?#22914;果只是极少数量的水,沙虫还可以?#24895;叮?#20363;如人体细胞内的水分。可是一旦接触到较大的水体,它们体内的化学?#20174;?#23601;会?#26412;?#32010;乱,使沙虫发生变异,并且进裂。这个过程会生成危险的浓缩?#28023;?#20063;是终极的灵药。弗瑞曼人在穴地的狂欢中稀释这种液体,然后饮用。正是在这种纯净的浓缩液的引领下,保罗·穆哈迪才能穿越时间之墙,进入其他男子从未涉猎的死亡之井的深处。

甘尼玛感到了哥哥的颤抖。“你在干什么?”她问道。

但他不想中断他的发现之旅。“沙鲑减少——行星生态圈于是发生改变……”

“但它们当然会反抗这种改变。”她说。她察觉到了他声音中的恐惧。虽然并不乐意,但她还是被引入了这个话题。

“沙鲑消失,所有沙虫都会不复存在。”他说道,“必须警告各部落,要他们注意这个情况。”

“不会有香料了。”她说道。

她的话说到?#35828;?#23376;上。这正是生态系统改变所能引起的最大危险。这一切都是因为人类的侵入破坏了沙丘各种生物之间相互?#26469;?#30340;关系。危险悬在人类头上。兄妹俩都看到了。

“阿丽亚知道这件事,”他说道,“所以才会老是一副?#20197;擲只?#30340;样子。”

“你怎么能肯定呢?”

“我肯定。”

现在,她知道了他烦扰不堪的原因。这个原因给她带来了一阵寒意。

“如果她不承?#24076;?#21508;个部落就不会相信我们。”他说道。

他的话直指他们面临的基本问题:弗瑞曼人会企盼从九岁的孩子嘴中说出些什么呢?越?#19995;?#36828;离她自己内心世界的阿丽亚就是利用了这一点。

“我们必须说服史帝加。”甘尼玛说道。

他们像同一个人一样,转过头去,看着被月光照亮的沙漠。刚才的觉悟之后,眼前的世界已经全然不同。在他们眼中,人类对环境的影响从未如此明?#28020;?#20182;们感到自己是构成整个精密的动态平衡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了全新的眼光,他们的潜意识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的观察力再次得到了提升。列特一凯恩斯曾经说过,宇宙是不同物种间进行?#20013;?#20132;流的场所。刚才,单倍体沙鲑就和作为人类代表的他们进行了?#20302;ā?/p>

“这是对水的威胁,各部落会理解的。”莱托说道。

“但是威胁不仅仅限于水,它——”她陷入了沉默。她懂得了他话中的深意。水代表着阿拉吉斯至高无上的权力。在弗瑞曼?#35828;?#39592;子里,他们始终是适应力特强的动物,能够在沙漠?#34892;?#23384;下来,知道如何在最严酷的条件下管理与统治。但当水变得充裕时,这一权力象征发生了变化,尽管他们仍旧明白水的重要性。

“你是指对权力的威胁。”她更正他的话。

“当然。”

“但他们会相信我们吗?”

“如果他们看到了危机,如果他们看到了失衡一对,他们会相信我们的。”

“平衡,”她说道,重复着许久以前她父亲说过的话,“正是平衡,才能将人群与一伙暴徒区分开?#30784;?rdquo;

她的话?#21483;?#20102;他体内的父亲的记忆,他说道:“两者相抗,一方是经济,另一方是美。这种战斗历史悠久,比?#26223;?#22899;王 还要古老。”他叹了口气,扭过头去看着她,“这段时间里,我开始做有预见性的梦了,甘尼。”

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说道:“史帝加告诉我们说祖母有事耽搁——但我早已预见到了这个时刻。现在,我怀疑其他的?#25105;?#21487;能是真的。”

“莱托……”她摇了摇头,眼睛忽然?#34892;?#28526;湿,“父亲死前也像你这样。你不觉得这可能是……”

“我梦见自己身穿铠甲,在沙丘上狂?#32908;?rdquo;他说道,“我梦见我去了迦科鲁?#32908;?rdquo;

“迦科……”她清了清嗓子,“古老的神话而已!”

“不,迦科鲁图确实存在,甘尼!我必须找到他们称之为传教士的那个人。我必须找到他,向他询问。”

“你不认为他是……是我们的父亲?”

“问问你自己的心吧。”

“很可能是他。”她同意道,“但是……”

“?#34892;?#20107;,我知道我必须去做。但我真的不?#19981;?#37027;些事。”他说道,“在我生命中,我第一次理解了父亲。”

他的思绪将她排斥在外,她感觉到了,于是说道:“那个传教士也可能只是个神秘主义者。”

“但愿如此。但愿。”他喃喃自语道,“我真希望是这样!”他身子前倾,站了起?#30784;?#38543;着他的动作,巴喱斯琴在他手中发出低吟,“但愿他只是个没有号角的加百利 ,只是个平平常常、四处传播福音的人。”他静静地看着月光?#25214;?#19979;的沙漠。

她转过脸来,朝他注?#25317;?#26041;向看过去,看到了在穴地周围已经腐烂的植被上跳动的磷火,以?#25226;?#22320;与沙丘之间明显的分界线。那里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即使沙漠进入梦乡,那个地方却仍然有东西保持着清醒。她感受着那份清醒,听到了动物在她下方的引水渠内?#20154;?#30340;声音。莱托的话改变了这个夜晚,让它变得动荡不已。这是在永恒的变化中发现规律的时刻,在这一刻,她感受到了可以回溯至古?#31995;?#29699;时代的记忆——?#25317;?#29699;到现在,整个发?#26500;?#31243;的一切都被压缩在她的记忆之?#23567;?/p>

“为什么是迦科鲁?#36857;?rdquo;她问道。平淡的语气和这时的气氛十分不相称。

“为什么……我不知道。当史帝加第一次告诉我们,说他们如何杀死了那里的人,并把那儿立为禁地时,我就想……和你想的一样。但是现在,危?#31456;?#24310;开来……从那儿……还有那个传教士。”

她没有回答,也没有要求他把他那些可以预见未来的梦告诉她。她知道,这么做就等于让他知道她是多么恐惧。那条路通向畸变恶灵,这一点,他们两人?#35760;?#26970;。他转过身,带着她沿着岩石走向穴地入口时,那个没?#34892;?#20043;于口的词沉甸甸地压在他们心头:畸变恶灵。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福建体彩官方网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开奖公告 恒彩游戏 福建22选518197期开奖结果 双色球复式多钱一注 yy彩票安卓 北京赛车pk10基本走势图 11选5聪明组合 足球图片卡通图片 期期6肖中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