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57章

任何一条前进道路,只要限制了未来发展的可能性,都可能变成陷阱。人类的发展并不是在穿越迷宫,他们一直在注视着那条充满了独特机会的宽广的地平线。迷宫中局限的视角只?#35270;?#20110;那些将头埋在沙漠里的生物。?#34892;?#32321;殖产生的独特性和差异性是物种的生存保障。

——《宇航公会守则》

“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悲痛?”阿丽亚冲着小接见室的天花板问道。只需十步,她就能从屋子的这?#24187;?#36208;到另?#24187;媯?#25442;个方向的长度也不过只有十五步。墙上安了?#24187;?#21448;窄?#27542;?#30340;窗户,透过它能看到阿拉肯市内各种建筑的屋顶,还?#24615;?#22788;的屏蔽墙山。

快到正午了,太阳照耀在整个城市上空。

阿丽亚垂下了目光,看着布尔·阿加瓦斯,神庙卫?#21448;?#25381;官兹亚仁卡的助手。阿加瓦斯带来了贾维德和艾德荷已死的消息。一群谗臣、助手和卫兵跟着他一块儿拥了进来,更多的人挤在外面的走廊里。这一切都显示他们?#23478;?#30693;晓了阿加瓦斯带来的消息。

在阿拉吉斯,坏消息总是传播得很快。

这位阿加瓦斯是个小个子男人,长着一张在弗瑞曼人中不多见的圆脸,看上去像婴儿的脸。他是新生代中的一?#20445;?#27700;分充足。在阿丽亚的眼中,他?#36335;?#20998;裂成了两个形象:其中一个拥有严肃的面部表情,深沉的靛青色眼睛,还有忧郁的嘴形;另一个则既性感又敏感,令人心醉的敏?#23567;?#22905;尤其?#19981;?#20182;那双厚厚的嘴唇。

尽管还没到正午,阿丽亚仍然感到她四周的寂静在述说着落日时的凄凉。

艾德荷本应在?#31456;?#26102;死去,她告诉自己。

“布尔,作为带来坏消息的人,你感觉怎么样?”她问道。她注意到他的表情立刻警觉起来。

阿加瓦斯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哑着嗓子,?#21592;?#32819;语响不了多少的声音说道:“我和贾维德一起去的,您还记得吗?当……史帝加派我到您这儿来?#20445;?#20182;让我转告您说,这是他最后的服从。”

“最后的服从,”她重复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阿丽亚夫人。”他说道。

“跟我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她命令道。她很奇怪自己的皮肤怎么会变得这么冷。

“我看到……”他紧张地摇摇头,看着阿丽亚面前的地板,“我看到老爷死在中央通道的地面上,贾维德死在附近的一条支路。女人们已经在准备他俩的后事。”

“史帝加把你叫到了?#27542;。?rdquo;

“是的,夫人。史帝加叫我了。他派来了姆?#21916;ǎ?#20182;的信使。姆?#21916;?#21482;是告诉我史帝加要见我。”

“然后你就在那儿看到了我丈夫的尸体?”

他飞快地与她对视了一下,点?#35828;?#22836;,随后又将目光转回她面前的地板上。“是的,夫人。贾维德死在那附近。史帝加告诉我……告诉我是老爷杀了贾维德。”

“那我的丈夫,你说是史帝加——”

“他亲口跟我说的,夫人。史帝加说是他干的。他说老爷激怒了他。”

“激怒,”阿丽亚重复道,“他是怎么动手的?”

“他没有说,也没人说。我问了,但没人说。”

“他当场命令你回来向我报告?”

“是的,夫人。”

“你就不能做些别的什么吗?”

阿加瓦斯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这才说道:“史帝加下了命令,夫人。那是他的穴地。”

“我明白了。你总是服从史帝加。”

“是的,夫人,直到他解除我的?#38590;?#20043;前。”

“你是说在他派你来为我服务之前?”

“我现在只服从您,夫人。”

“是吗?告诉我,布尔,如果我命令你去杀了史帝加,你的老耐布,你会服从吗?”

他坚定地迎接着她的目光。“只要您下命令,夫人。”

“我就是要下这个命令。你知道他去了哪儿吗?”

“去了沙漠。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夫人。”

“他带走了多少人?”

“大概有穴地战斗力的一半。”

“他带走了?#35475;?#29595;和伊如兰!”

“是的,夫人。那些留下的人是因为有女人、孩子和财物的拖累。史帝加给每个人一个选择——和他一起走,或者解除他们的?#38590;浴?#24456;多人都选择了解除?#38590;浴?#20182;们将选出一位新耐布。”

“我来选择他们的新耐布!那就是你,布尔·阿加瓦斯,在你?#21693;?#24093;加的头颅交给我的那一天。”

阿加瓦斯也可以通过决斗来取得继承权。这是弗瑞曼?#35828;?#20256;?#22330;?#20182;说:“我服从您的命令,夫人。关于军队,我能带多少—一”

“去和兹亚仁卡商量。我不能给你很多扑翼机,它们有其他用场。但你会拥有足够的战士。史帝加已经失去了荣誉。多数人将乐于为你服务。”

“我这就去办,夫人。”

“等等!”她观察着他,思考着她能派谁去监视这?#24187;?#24863;的人。必须先将他置于严密的监视之下,直到他证明自己。兹亚仁卡知道该派谁去。

“还有事吗,夫人?”

“是的。我必须私下里和你谈谈对付史帝加的计划。”她用一只手捂住脸,“在你实施我的报复之前,我不会表?#27542;?#24754;痛。给我几?#31181;櫻?#35753;我先安排一下。”她放下那只手,“我的仆人会带你去。”她向一个仆人做了个手势,并向她的新女官萨卢斯耳语道:“给他洗个澡,喷上香水。他闻上去有股沙虫的味道。”

“是的,夫人。”

阿丽亚转过身,装出一副悲痛的样子,前往她的私人寓所。在她的卧室内,她狠狠摔上房门,跺着脚,使劲地咒骂着。

该死的邓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明白艾德荷是有意挑衅。他杀了贾维德,还激怒了史帝加。据说他知道贾维德的事。这一切都表明?#35828;?#32943;·艾德荷最后的口信,这是他最后的姿态。她再?#21619;?#20102;跺脚,在卧室内疯狂地走来走去。

他该死!他该死!他该死!

史帝加投奔了叛乱者,?#35475;?#29595;跟随着他。还有伊如兰。

他们都该死!

她的脚踢到了一个障碍物,是一块金属。疼痛令她叫出了声。她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脚在一个金属带扣前擦伤了。她一把抓起那个带扣。它已经?#34892;?#24180;头了,银和白金的合金质地,产自卡拉丹,是莱托·亚崔迪一世?#22791;?#20182;的剑客邓肯·艾德荷的。她以前经常看到艾德荷佩带着它,但现在,他把它丢弃在了这里。

阿丽亚的?#31181;婦仿?#20284;的紧紧握住带扣。艾德荷是什么时候把它丢在这里的,是什么时候……

泪水积聚在她的双眼里,随后,它们克服了?#30475;?#30340;弗瑞曼心理阻力,涌出了眼眶。她的嘴角耷拉下来,凝固成扭曲的形状。她感到头脑中又开始了那场古老的战斗,战斗一直延伸到她的?#31181;?#22836;和脚趾尖。她感到自己又分裂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震惊地看着她扭曲的脸孔,另一个则屈从于从她胸腔内扩散开来的巨大的疼痛。眼泪现在自由地从她的眼中滑落。她体内那个震惊的自我焦躁地问道:“谁在哭?是谁在哭?到底是谁在哭?”

但是什么也无法阻止她的眼泪。来自胸腔的疼痛使她倒在床上。

仍然有个声音以异常震惊的语气问道:“谁在哭?是谁……”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广西快三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11选5 天津时时彩分析 腾讯分分彩稳定玩法 体彩p5开了100000注 ps4人中北斗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中三个 005期波叔特码 生肖时时彩 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