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52章

穆哈迪的精神无法用语言表达,也无法用以其名义所成立的宗教教义来表达。穆哈迪的内心一定对傲慢自大的权力、谎言和狂热的教条主义者充满了愤怒。我们必须予这内心的愤怒以发言权,因为穆哈迪的教导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只有在公正、互助的社会结构中,人类才能长久地生存下去。

——弗瑞曼敢死队契约

莱托背靠小棚屋的一堵墙坐了下来,注视着萨巴赫——出现在预知幻象中的线头正在慢慢铺开。她已经准备好了咖啡,放到了他身旁。现在她正?#33258;?#20182;面前,为他准备晚饭。晚饭是喷香的加了香料的稀粥。她用勺子快速搅拌着稀粥,在碗口留下靛青色的痕迹。她搅拌得十分认真,那张瘦脸几乎垂到了粥面。她身后是一张粗糙的薄膜,有了它,小棚屋就能充当蒸馏帐篷用。灶火和灯光将她的彰于映在薄膜上,像在她的头上加了一圈光环。

那盏灯引起了莱托的兴趣。那是盏油灯,而不是球形灯。?#31456;?#40784;的人真是肆意挥霍香料油啊。他们保持着最古老的弗瑞曼传统,同时却又使用扑翼机和最先进的香料机车,粗鲁地将传统与现代搅拌在一起。

萨巴赫熄灭了灶火,把那碗粥递给他。

莱托没碰那个碗。

“如果你不吃,?#19968;?#34987;?#22836;!?rdquo;她说道。

他盯着她,想着:如果我杀了她,就会粉碎一个幻象;如果我告诉她穆里茨的计划,就会粉碎另一个幻象;如果?#20197;?#36825;儿等着父亲,这一根幻象线头将变成一条粗壮的绳索。

他的思维整理着各种幻象的线头。其中一个很甜蜜,久久萦绕在他心头。在他的幻象中,有一个未来讲述了他和萨巴赫的结合,这个未来诱惑着他,威胁着要将其他未来排挤出去,让他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向苦难的?#30415;恪?/p>

“你为什么要那么看着我?”她问道。

他没有回答。

她把碗朝他推了推。

莱托咽口唾沫,润了润干渴的嗓子。他全身上下充满了想杀死萨巴赫的冲动。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由于冲动颤抖不已。要粉碎一个幻象是多么容易啊!让自己的野性发作吧。

“这是穆里茨的命令。”她指着碗说。

是的,穆里茨的命令。迷信征服了一?#23567;?#31302;里茨想要他去解读幻象中的场?#21834;?#20182;像个古代的野蛮人,命令巫医丢下一把牛骨头,让他根据骨头散落的位置占卜未来。穆里茨已经取走了他的蒸馏服,作为一种“简单的防范措施”。穆里茨嘲笑了纳穆瑞和萨巴赫:只有傻瓜才会?#20204;?#29359;逃走。

此外,穆里茨还有个大问题:精神河流。俘虏的水在他的血管中流淌。穆里茨正在寻找某个迹象,让他有借口杀死莱?#23567;?/p>

“香料能给你带来幻象。”萨巴赫说道。莱托长久的沉默让她很不自在。“?#20197;?#37096;落狂欢中也有过许多幻象,?#19978;?#23427;们全都没什么意义。”

有了!他想。他让身体进入封闭的静止状态,皮肤于是很快变得又冷又?#34180;?#27604;·吉斯特的训练主宰了他的意识,他的意识化为一道光,详尽无遗地照亮萨巴赫和这些被驱逐者的命运。古老的比·吉斯特教义中说得很清楚:

“语言反映着生活方式。?#25345;?#29983;活方式的与众不同之处大都能通过其所用的语言、语气及句法结构而被识别。尤其要注意断句的方式,这些地方代表生命的断续之处。生命的运动在这些地方暂时阻滞、冻结了。”和每个服用香料的人一样,萨巴赫也可以产生某些幻象。可她却轻视自己那些被香料激发的幻象,它们让她不安,因此必须被?#33258;?#19968;边,被有意忘却。她的族人崇拜夏胡露,因为沙虫出现在他们的大部分幻象中;他们祈祷沙漠边缘?#31302;?#27700;,因为水主宰着他们的生命。但尽管如此,他们却贪婪地追求着香料带来的财富,还把沙鲑诱进开放的引水渠。萨巴赫在用香料激发他的预知幻象,但对这些幻象却似乎并不十分在意。然而,他意识的光束照亮了她话中那些细微的迹象:她依赖绝对、有限,不?#24178;?#20837;变化无穷的未来,因为变化意味着决定,而且是严酷的决定,而她无法做出这些决定,尤其是当它们涉及她自身的利益的时候:她?#31895;?#20110;自己偏颇的宇宙观,尽管它可能?#26432;?#20102;她,让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29275;?#20294;是其他可能的道?#21857;?#20196;她无比恐惧。

她是固定的,而莱托却在自由运动。他像一只口袋,容纳了无数个时空。他能洞见这些时空,因此能够做出萨巴赫无法做出的可怕的决定。

就像我的父亲。

“你必须吃!”萨巴赫不?#22836;?#22320;说。

莱托看到了全部幻象的发?#26500;?#24459;,知道自己必须跟随哪根线头。他站起来,用长袍把自己裹紧。没有蒸馏服的保护,长袍直接接触他的皮肤,带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光着脚站在地板上的香?#29616;?#29289;上,感觉着?#23545;?#32455;物中的沙粒。

“你在干什么?”她问道。

“这里头的空气太差,我要到外头去。”

“你逃不走的,”她说,“每条峡谷里都有沙虫。如果你走到引水渠对岸,它们能根据你散发出的水汽感觉到你。这些被圈禁起来的沙虫十分警觉,一点也不像它们在沙漠中的同伴。而且——”她得意地说,“你没有蒸馏服。”

“那你还担心什?#33576;兀?rdquo;他问,有意激起她发自内心的反应。

“因为你还没有吃饭。”

“你会因此而受罚。”

“是的!”

“但?#19968;?#36523;上下已经浸满了香料,”他说道,“每时?#38752;?#37117;有幻象。”他用赤脚指了指碗,“倒在沙地里吧。谁会知道?”

“他们在看着呢。”她轻声说道。

他摇了摇头,把她从自己的幻象中除去了,立即感到了一种全新的自由。没必要杀掉这个可怜的小卒子。她在跟随着别?#35828;?#38899;乐跳舞,连自己所跳的舞步都不知道,却相信自己正分享着那些吸引着?#31456;?#40784;和迦科鲁图的强盗们的权力。莱托走到门边,撕开密封条。

“要是穆里茨来了,”她说道,“他会非常生气——”

“穆里茨是个商人,除此之外,他只是一个空壳。”莱托说道,“我的姑姑已经把他吸干了。”

她站了起来,“我和你一起出去。”

他想:她还记得我是如?#26410;?#22905;身边逃走的。现在她担心自己对我的?#22402;?#22826;?#35854;?#23494;。她有自己的幻象,但她不会听从那幻象的引导。其实她要做的只是看看她自己那些幻象,就会知道他的打算:在狭窄的峡谷里,他要怎么才能骗过被困在里面的沙虫?没有蒸馏服和弗瑞曼救生包,他要怎么才能在坦则奥福特生存下来?

“我必须一个人待着,向我的幻象请教。”他说道,“你得留在这儿。”

“你要去哪儿?”

”去引水渠。”

“晚上那里有成群的沙鲑。”

“它们不会吃了我。”

“有时沙虫就在对?#27934;?#30528;,”她说道,“如果你越过引水渠……”她没有说完,想突出她话中的威胁。

“没有矛?#24120;以?#20040;能驾驭沙虫呢?”他问道,不知她能否稍稍看?#33576;?#24597;一?#21069;?#28857;她自己的幻象。

“你回来之后会吃吗?”她问道,再次走到碗边,拿起勺子搅拌着稀粥。

“干任?#38382;?#24773;都得看时候。”他说道。他知道她不可能觉察出他巧妙地使用了魔音大法,由此将自己的意愿偷?#23548;?#36827;了她的决策思维。

“穆里茨会过来看你是否产生了幻象。”她警告道。

“?#19968;?#20197;自己的方式来对付穆里茨。”他说道,注意到她的动作变得十?#21482;?#24930;。他刚才对她使用的魔音大法巧妙地与弗瑞曼?#35828;?#29983;活模式融为一体。弗瑞曼人在太阳升起?#32972;?#27668;蓬勃,而当夜晚来临?#20445;?#19968;种深深的忧郁通常会令他们昏昏欲睡。她已经想倒下进入梦乡了。

莱托独自一人走进夜色。

天空中群星闪耀,他能依稀分辨出四周山丘的形状。他径直向水渠边的棕?#30423;?#36208;去。

莱托在水渠岸边久久徘徊着,听着对岸沙地中发出的永无?#29916;?#30340;咝咝声。听声音应该是条小沙虫:这无疑是它被圈养在这儿的原因。运输小沙虫较为容易。他想像着抓住它时的情景:猎手们用水雾让它变得迟钝,然后就像准备部落狂欢时那样,用传统的弗瑞曼方法抓住它。但它不会?#35854;?#27515;。它会被送上宇航公会的飞船,?#35828;?#37027;些充满希望?#31302;?#23478;?#31181;小?#28982;而,外星的沙漠可能过于潮湿了。很少有外星世界的人能意识到,是沙鲑在阿拉吉斯上维持着必要的干燥。过去是这样!因为即使是在坦则奥福特这儿,空气中的水分也?#28909;?#20309;以往沙虫所经历的?#23478;?#22810;上好几倍——除了那些在穴地蓄水池中淹死的沙虫以外。

他听到萨巴赫在他身后的棚屋内辗转反侧,遭到?#24618;?#30340;的幻象刺激着她,让她不得安宁。他不知道抛开预知幻象和她共同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两个人共同迎接并分享着每一时刻的到来。这个想法?#28909;?#20309;香料所引发的幻象更吸引他。无知的未来带着独一无二的清新气息。

“穴地的一个吻相当于城市中的两个。”

古老的弗瑞曼格言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传统的穴地是野性与羞涩的混合体。迦科鲁?#36857;章?#40784;的人?#20004;?#20173;然保留着一丝羞涩的痕迹,但仅仅是痕迹而已。传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念及此,莱托不禁悲从中来。

来得很慢。当莱托真正意识到行动已经开始?#20445;?#20182;已经被身边许多小生物发出的沙沙声包围了。

沙鲑。

很快他就要从一个幻象转入另一个了。他感受着沙鲑的运动,?#36335;?#24863;受自己体内发生的运动。弗瑞曼人和这些奇怪的生物已经共同生活了无数?#26469;?#20182;们知道,如果你?#25954;?#29992;一滴水来作诱饵,你就能引诱它们进入你触手可及的范围。很多快要渴死的弗瑞曼人常常会冒险用他们所剩的最后几滴水来进行这场赌博,结果可能是赢得从沙鲑身上挤出?#31302;?#33394;?#22681;?#20174;而维持自己的生命。沙鲑也是小孩子的游戏。他们抓它们既是为了取水,也为?#30475;?#30340;玩乐。

但此刻的“玩乐”对他实在太重要了。莱托不禁打了个哆嗦!

莱托感到一条沙鲑碰到了他的赤脚。它迟疑了一下,随后继续前?#23567;?#27700;渠中大量的水在吸引着它。

沙鲑手?#20303;?#36825;是小孩子的游戏。如果有人把沙鲑抓在手里,将它沿着自己的皮肤抹开,它就变成了一只活手?#20303;?#27801;鲑能察觉到皮肤下毛细血管中的血液,但血液的水中混有的其他物质却令它感到不舒服。或早或晚,手套会跌落到沙地?#31232;?#38543;后它会被捡起并放入香料纤维篮子?#23567;?#39321;料抚慰着它,直到它被倒入穴地的亡者蒸馏器?#23567;?/p>

他能听到沙鲑掉入水渠的声音,还有食肉鱼在捕食它们时激起的水花。水软化了沙鲑,让它们变得柔韧。孩子们很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一口唾沫就能骗来?#22681;?#33713;托倾听着水声。水声代表着沙鲑正向开放的水面迁徙,但它们无法占据一条由食肉鱼把守的水渠。

它们仍然在前进。它们仍然在发出溅水声。莱托用右手在沙地里摸索着,直到?#31181;?#30896;到一条沙鲑坚韧的皮肤。正如他期望的,这是条大家伙。这家伙并没有想要逃走,而是急切地爬进他的?#31181;小?#20182;用另一只?#25351;?#35273;着它的外形——大?#40065;?#33777;形。它没有头,也没有突出的肢体,没有眼睛,可它却能敏锐地发现水源。它?#25512;?#20182;伙伴能身体挨身体,用突起的纤毛将大家交织着连在一起,变成一大块能锁住水分的生物体,把水这种“毒物”和由沙鲑最终演变而成的巨人——夏胡露——隔绝开来。

沙鲑在他手中蠕动着,?#35825;?#30528;身子。当它移动?#20445;?#20182;感到他所选择的幻象也在随之?#35825;埂?#20182;感到沙鲑变得越来越薄,他的手越来越多地被它覆盖。?#25381;心?#21482;沙鲑曾接触过这样的手,每个细胞中?#24049;?#26377;过度饱和的香料。也?#25381;心?#20010;人曾在香料如此饱和的状态下存活下来,而?#19968;?#20445;持着自己的思考能力。莱托精心调节着体内的酶平衡,吸取他通过香料迷药得到的确切的启?#23613;?#26469;自他体内无数的已与他融为一体的生命所提供的知识为他明确了前进道?#32602;?#20182;只需再做些精细的微调,避免一次性?#22836;偶亮?#36807;大的?#31119;?#22240;刹那间的疏忽而遭灭顶之灾。与此同?#20445;?#20182;将自己与沙鲑融合在一起,沙鲑的活力成了他的活力。他在迷药状态下形成的幻象为他提供了向导,他只需跟随它就?#23567;?/p>

莱托感觉到沙鲑变得更薄,覆盖了他手上更多的部位,并向他的?#30452;?#36827;发。他找到另一条沙鲑,把它放在第一条上面。这种接触使两只沙鲑狂乱地蠕动了一阵子。它们的纤毛相互交织,形成一整张膜,覆盖到他的肘部。沙鲑曾经是儿童游戏中的活手套,但这一次,它们扮演着莱托皮肤共生物的角色,变得更薄、更敏?#23567;?#20182;戴着活手套,弯腰抚摸着沙子。在他的感觉中,?#38752;?#27801;粒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覆盖在皮肤上的沙鲑不再只是沙鲑,它们变得坚韧而强壮。而且,随着时间流?#29275;?#23427;们会越来越强壮,同时使他强壮起来……他那?#24187;?#32034;的手又碰到一条沙鲑,它迅速爬上他的手,与刚才那?#25945;?#28151;为一体,融入了它的新角色。坚韧却又柔软的皮肤一?#22791;?#30422;到了他的肩膀。

他将意?#37117;?#20013;起来,发挥到极致,成功地把新皮肤融入了他的肉体,杜绝了排异反应。他的意识丝毫没有理会这么做的后果。重要的是他在迷药状态下获得的幻象;重要的是历经苦难之后能踏上的金色通道。

莱托脱下他的长袍,赤裸着身体躺在沙地上,他戴着手套的胳膊横在沙鲑行进?#31302;?#32447;?#31232;?#20182;记得甘尼玛曾经和他抓住过一条沙鲑,把它在沙地上反?#33576;Σ粒?#30452;到它收缩成了一条“婴儿沙虫”——变成了一个僵直的管状物,一个盛着它体内绿色?#22681;?#30340;器官。在管子的一头轻咬一口,?#33945;?#21475;愈合之前?#34109;?#20960;口,就能吃到几滴?#22681;?/p>

沙鲑爬满他的全身。他能感到自己?#31302;?#25615;在这张有生命的膜下跳动。一条沙鲑想覆盖他的脸,他粗暴地搓着它,直到它蜷缩成了一个薄薄的滚筒。滚筒比“婴儿沙虫”长得多,而且保持着弹性。莱托咬住滚筒末端,尝到一股甜甜的细流,细流维持的时间?#28909;?#20309;弗瑞曼人所碰到过的久得多。他感到了?#22681;?#24102;给自己的力量。一阵奇怪的兴奋充斥了他的身体。膜再次想覆盖他的脸,他迅速地反复搓着,直到膜在?#25104;?#24418;成了一圈僵硬?#31302;?#36215;,隆起连接着他的下巴和额头,露出耳朵。

现在,那个幻象必须要接受检验了。

他站起来,转身向棚屋跑去。当他移动?#20445;?#20182;发现自己的脚动得太快,让他失去了平衡。他一头?#32536;?#22312;沙地上,随后翻了个身,来了个鲤鱼打挺。这一跳使他的身体离地足有两?#20303;?#24403;他落到地?#31232;?#24819;重新开始奔跑?#20445;?#20182;的脚又开?#23478;?#21160;得过于迅速。

停下!他命令自己。他?#31185;?#33258;己进入放松的龟息状态,在体内融合了众多意识的池子中凝聚自己的感觉。他内敛注意力,注视着现在的?#30001;歟?#30001;此再一次感觉到了时间。现在,那张膜正如预知幻象中那样,完美地工作着。

我的皮肤不再是我自己的了。

但是他的肌肉还得接受训?#32602;?#25165;能配合加快的动作。他不断开步走,不断倒在地上,然后又不断翻身跃起。几个回合之后,他坐在地?#31232;?#24179;静下来以后,他下巴上?#31302;?#36215;想变成一张膜,?#20146;?#20182;的嘴巴。他用手压住它,同时咬住它,?#34109;?#20102;几口?#22681;?#22312;?#32456;?#30340;压力下,它又退了回去。

那张膜与他的身体融合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莱托?#33050;?#22312;地上,开始向前爬行,在沙地上摩擦着那张膜。他能敏锐地感觉到?#38752;?#27801;粒,但没有任?#21619;?#35199;在摩擦着他自己的皮肤。过不多久,他已经在沙地上前进了五十?#20303;?#20182;感觉到了摩擦产生的热量。

那张膜不再尝?#24895;亲?#20182;的鼻子和嘴巴,但是现在他面临着进入金色通道之前第二个重要的步骤。他刚才的行动已带着他越过了水渠,进入被困的沙虫所在的峡?#21462;?#23427;被他的行动吸引了,他听到了它发出咝咝声,而且正逐渐向他靠近。

莱托一下子跃起身来,想站在那儿等着它,但结果仍和刚才一样:加大加快?#35828;?#21160;作让他的身体向下?#32536;梗?#24448;前蹿出了而是来?#20303;?#20182;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反应,屁股着地坐在地上,挺直上身。沙子直接在他面?#24052;?#36215;、蠕动,在星光下留下一条魔鬼般的轨迹接着,在离他只有两个身长的地方,沙地爆裂开来,微弱的光线下,水晶般的?#33713;?#19968;闪而过。他看到了沙洞内张开的大嘴,洞内深处还有昏暗的火光在移动。浓郁的香料气味?#33268;?#22312;四周。但是,沙虫没有向他冲来,它停在他眼前。此?#20445;?#19968;?#26049;?#20142;正爬上山丘。沙虫?#33713;?#19978;的?#22402;?#26144;衬着它体内深处闪耀的化学反应之火。

深埋于体内的弗瑞曼人对于沙虫的恐惧要莱托逃走。但他的幻象却让他保持不动,让他沉迷于眼前这一似乎无限延长的时刻。还没有人在离沙虫?#33713;?#36825;么近的距离下成功逃生。莱托轻轻移动自己的?#21307;牛?#21364;绊在一道隆起的沙脊上,放大?#35828;?#21160;作使他冲向沙虫的大嘴。他连忙膝盖着地,停住身体。

沙虫仍?#24187;?#26377;移动。

它只感觉到了沙鲑。它不会攻击自己在沙漠深处的异变体。在自己的领地内或在露天的香料矿上,一条沙虫可能会攻击另一条。只有水能阻挡它们——还有沙鲑。沙鲑是盛满水的胶囊,也是水的另一?#20013;问健?/p>

莱托试着将手伸向那张可怕的大嘴。沙虫往后退了几?#20303;?/p>

消除恐惧之后,莱托转身背对着沙虫,开始训练他的肌肉,以?#35270;?#21018;刚获得的新能力。他小心地向引水渠走去。沙虫在他身后仍然保持着静止。当莱托越过水渠后,他兴奋地在沙地上跳了起来,一下子在沙地上方飞行了十余?#20303;?#33853;地后,他在地上爬着,翻滚着,大声地笑着。

小棚屋门的密封条被打开了,亮光洒在沙地?#31232;?#33832;巴赫站在油灯黄紫色的灯光下,愣愣地盯着他。

笑声中,莱托?#21482;?#22836;越过引水渠,在沙虫面?#24052;?#20102;下来,然后转过身,伸开双臂看着她。

“看啊!”他呼喊道,“沙虫服从我的命令!”

她被惊呆了。他转身围绕着沙虫转了一圈,然后跑向峡谷深处。随着他对新皮肤的逐渐?#35270;Γ?#20182;发现自己只需稍微动一下肌肉就能快速奔跑,几乎完全不耗费他自己的力气。随后,他开始发力,在沙地上向前?#26432;迹?#24863;到风摩擦着?#25104;下?#38706;的皮肤,让他觉得一阵阵发烫。到了峡谷尽头,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纵身一跃,跳起足有十五?#20303;?#20182;?#39318;?#24748;崖,四肢乱?#29275;?#22914;同一只昆虫般,爬上俯视坦则奥福特的山顶。

沙漠在他眼前?#35825;?#24320;来,在月光下如同一片巨大的银色波涛。

莱托的狂喜之情渐渐平静下来。

他踱着步,感觉着变得异常轻盈的身体。刚才的运动使他的身体表面产生了一层光滑的汗水膜。通常情况下,蒸馏服会吸收这层膜并把它送往处理装置,在那儿过滤出盐分。而此刻,等到他放松下来,这层汗水已经消失了,被覆盖在他身体表面的膜吸收了,而且吸收的速?#20173;?#27604;蒸馏服能达到的快得多。莱托若有所思地拉开他嘴唇下的那个隆起,把它放进自己的嘴里,?#34109;?#30528;甜蜜的液体。

他的嘴巴并没有被覆?#20146; ?#20973;着弗瑞曼?#35828;?#26412;能,他感到自己体内的水分随着?#30475;?#21628;吸流失进了空气。这是浪?#36873;?#33713;托拉出一段膜,用它?#20146;?#33258;己的嘴巴。当那段膜想钻入他?#24378;資保?#20182;又把它卷了下来。他不断重复着这个过程,直到那段膜封住他的嘴、而又不再往上想封住他的?#24378;住?#38543;后,他立即采用沙漠中的呼吸方式:?#24378;?#21560;气,嘴巴呼气。他嘴上的那段膜鼓成了一个小球,但嘴上不再有水汽流失,他的?#24378;?#21516;时却保持着畅通。

一架扑翼机飞行在他和月亮之间,倾斜着机翼转了个弯,随后降落在离他大?#23478;话?#31859;左右的山丘?#31232;?#33713;托朝它瞥了一眼,然后转身看着他来时的峡?#21462;?#19979;面引水渠的对岸,许多灯光正晃来晃去,?#39029;?#19968;团。他听到了微弱的呼?#21543;?#21548;出了声音中的歇斯底里。从扑翼机里下来了两个人,向他?#24179;?#20182;们手中的武器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现在是通向金色通道最关键的一步。他已经穿上了有生命的由沙鲑膜形成的蒸馏服,这是在阿拉吉斯上的无价之宝……?#20063;?#20877;是人。今晚的事将被广为传播,它将被放大、被神话,直到亲身参与其中的人都无法从中看出真实事件的原貌。但总有一天,那个传奇会成为事实。

他朝山崖下望去,估计自己离下方的沙地大约有二百米距离。月光照亮了山崖上的凸起和裂缝,但?#20063;?#21040;可以下去?#31302;貳?#33713;托站在那儿,深吸一口气,回头看看朝他跑来的人,随后走到悬崖边,纵身跃入空?#23567;?#19979;落约三十米后,他弯曲的双腿碰到了一个凸出物。增强?#35828;?#32908;肉吸收了冲击力,并把他弹向旁边的一个凸起。他双手一抓,扳住一块岩石,稳住身形,接着又让自己下坠了二十米左右,然后抓住另一块岩石,又再次下降一段距离。他不断跳跃着,不断抓住凸出的岩石。他用纵身一?#23601;?#25104;了最后四十米,双膝弯曲着地,然后侧身一滚,一头扎进沙丘光滑的表面,沙子和?#23601;裂?#20102;他一身。他站了起来,接着一举跃上沙丘顶部。?#35854;?#30340;叫?#21543;?#20174;他身后山丘的顶上传来,他没有理睬,而是集中注意力,从一座沙丘顶部跳到另一座沙丘顶部。越来越?#35270;?#22686;强的肌肉以后,他觉得在沙漠上的长?#26223;?#28041;简直是一种享受。这是沙漠上的?#29228;伲?#26159;对坦则奥福特的蔑视,是任何人都未曾享受过?#31302;猛尽?#20182;算计着那两个扑翼机乘员?#35825;?#24778;中清醒过来到重新开始追踪需要多长时间。觉得差不多了?#20445;?#20182;一头扎向某座沙丘背光的?#24187;媯?#38075;了进去。获得新力量以后,沙子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比重稍大的液体,但当他钻得太快?#20445;?#20307;温却升高到了危险的程?#21462;?#20182;从沙丘的另一头探出头来,发现膜已经封住了自己的?#24378;住?#20182;拉下?#24378;?#20013;的膜,感到他的新皮肤正忙着吸收他的排泄物。

莱托把一段膜塞进嘴里,?#34109;?#30528;甘露的同时抬头观察天空。他估计自己离?#31456;?#40784;有十五公里远。一架扑翼机的轨迹划过天空,?#36335;?#19968;只大鸟。天空中出现了一只又一只大鸟。他听到了它们拍打机翼的声音,还有消音引擎发出的轻微声响。

?#34109;?#30528;有生命的管子,他?#21364;?#30528;。一?#26049;?#20142;落下了,接着是二?#26049;?#20142;。

黎明前一小?#20445;?#33713;托爬了出来,来到沙丘顶部,观察着天空。没有猎手。他知道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他前方的时空中是重重陷阱,一?#25945;?#38169;,他和人类就会受到永世难忘的教训。

莱托向东北方向前进了五十公里,随后钻入沙地以躲避白天,只在沙地表面用沙鲑管子开了个小?#20303;?#37027;张膜在他学习如何与之相处的同时也在学习着如何与他相处。他控制着自己,不去想那张膜会对他的肉体带来其他什么后果。

明天我要袭击嘎拉·鲁?#21097;?#20182;想,我要摧毁他们的引水渠,把水放到沙漠?#23567;?#28982;后我要去闻达克、老裂缝和哈克。一个月内,生态转型计划会被迫推迟整整一代人。这会给我留出足够的时间,发展出新的时间表。

自然,沙漠中的反叛部落会成为替罪羊。有的人还可能想起迦科鲁图?#20102;?#32773;的往事。阿丽亚会被这些?#34383;?#20303;。至于甘尼玛……莱?#24515;?#24565;着那个能?#21483;?#22905;?#19988;?#30340;词语。以后再来处理这件事吧……如果他们能在这?#36861;?#30340;线头中活下来。

金色通道在沙漠中引诱着他,它?#36335;?#26159;一个现实存在的实体,他睁开双眼就能看到它。他想像着金色通道中的情景:动物游荡在大地上,它们的存在取决于人类。无数个?#26469;?#20197;来,它们的发展被阻断了,现在需要使它们重新走上进化的正轨。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随后告诉自己说:“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像男人般面对面,幻象中的未来只有一个能最终化为现实。”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华东15选5今天号码推荐预测 黑龙江p62玩法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竟彩网258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重庆百变王牌预测 期期乐彩票群 浙江快乐12计划 上海福彩中心 亚盛国际彩票苹果 浙江风采华东15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