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44章

一般人认为,自然选择就是由环境筛选出那些有资格繁衍后代的生物。然而,涉及到人类时,这种观点显?#22659;?#26497;大的局限性。人类可以将实验、革新的手段用于繁殖过程,使之发生变异。它带来了很多问题,包括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即:究竟是当变异出现之后,环境才来充当筛选者的角色呢,还是在变异出现之前,它就已经充当了决定何种变异将出现并?#20013;?#19979;去的决策者?沙丘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它只是提出了新的问题。莱托和姐?#27809;?#23558;在接下来的五百代时间里做出回答。

——《沙丘灾?#36873;?#21704;克·艾尔-艾达

屏蔽墙山光?#21644;?#30340;棕色岩石在远处若隐若现,在甘尼玛的眼里,它仿佛足威胁着她未来的幽灵。她站在?#20351;?#31354;中花园的边上,落日的余晖照着她的后背。阳光从空中的沙尘云中折射而出,变成了橘黄色,像沙虫嘴边的颜色一样绚烂。她叹了口气,想着:阿丽亚……阿丽亚……你的命运就是我的命运吗?

最近,她体内的生命变得日益喧嚣。或许性别不同真的有巨大的差异,反正女人更容易被体内的浪潮征服。以前,她的祖母在和她交谈时就向她警告过这一点,杰西卡根据她积累的比·吉斯特经验,观察到了甘尼玛体内生命的威胁。

“姐?#27809;?#23558;出生之前就有记忆的人称为畸变恶灵,”杰西卡夫人说道,“这个称谓后面隐藏着一部漫长的苦难史。问题的根源在于体内的生命会产生?#21482;只?#25104;良性的与恶性的。良性的会保持驯良,对人有益。但是恶性的会汇聚成一个强大的心智,想夺取活?#35828;?#32905;体和意识。夺取控制权的过程会?#20013;?#24456;长时间,但其问的痕迹是相当明显的。”

“你为什么要放弃阿丽亚?”甘尼玛?#23454;饋?/p>

“因为恐惧,我逃离了我所创造的东西,”杰西卡低声说道,“我放弃了。我内心的负担在于……或许我放弃得太早了。”

“什么意?#36857;?rdquo;

“?#19968;?#26080;法做出解释,但是……或许……不!我不会给你虚假的希望。人类的神话早就描述过恶灵的引诱。它被称作很多东西,但最常用的称呼是魔道。你在邪念中迷失了自我,邪恶将引诱你进入恶之地。”

“莱托……害怕香料。”甘尼玛说道。他俩面临着多么巨大的威胁啊。

“很明智。”杰西卡是这么说的。她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但是甘尼玛已经历过体内记忆的喷发,隐约看到了内心世界,而且不断徒劳地背诵比·吉斯特对抗恐惧的祷词。发生在阿丽亚身上的事得到了解释,但这并不能减轻她的恐惧。但比·吉斯特积累的经验指出了一条可能的生路。探索内心时,甘尼玛寄希望于默哈拉,她的良性伙伴,希望它能保护她。

她站在落日余晖照耀下的?#20351;?#31354;中花园,回想着那次体验。她立即感觉到了她母亲的记忆形象。?#24189;?#31449;在那儿,像—个鬼混,站在甘尼玛与远处悬崖之间。

“一旦进来,你将品尝到扎曲姆之果,来自地狱的?#31216;貳?rdquo;?#24189;?#35828;道,“关上这扇门,我的女儿,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安全。”

内心的喧嚣在?#24189;?#30340;形象旁升腾而起,甘尼玛逃离了,乞灵于姐?#27809;?#30340;信条。之所以这么做,与其说是信任这些信条,还不如说是绝望中的无奈之举。她默念着这些信条,发出耳语般的声音:

“宗教是孩子对成?#35828;?#25928;法。宗教诞生于神话,而神话是人类对宇宙的猜测。宗教的另一个基础是人们在?#20998;?#26435;力的过程中的言论。宗教就是这样一个大杂烩,?#30001;?#23569;许真正具有启迪作用的思想。所有宗教?#21450;?#25324;一条虽未明言却至为根本的戒律:汝等不应怀疑!但是,我们怀疑。我们当然要打破这条戒律,因为我们为自己制定的任务是解放想像力,利用想像力来触发人类最深处的创造力。”

渐渐地,甘尼玛的意识?#21482;指?#20102;秩序。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她知道自己暂时获得的安宁是多么脆弱。

随后她回想起记忆中法拉肯的形象,那张阴郁的年轻脸孔,还有他的浓眉和紧绷的嘴角。

仇恨令我强?#24120;?#22905;想,有了仇恨,我就可以抗拒阿丽亚式的命运。

但是她仍在不住颤抖。在这种状态下,她只能思?#23478;?#20010;问题:法拉?#26174;?#22810;大程度上像他的先辈,已逝的沙德姆四世。

“原来你在这儿!”

伊如兰沿着栏杆从甘尼玛右手边走来,走路的姿势看上去像个男的。甘尼玛转过头去,想:她是沙德姆的女儿。

“你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20302;?#28316;出去呢?”伊如兰停在甘尼玛面前?#23454;潰?#24868;怒的脸向下瞪着甘尼玛。

甘尼玛控制着自己,没有反驳说她并不是一个人在这儿,卫兵?#24378;?#22905;上了天台。伊如兰之所以愤怒是因为她们俩暴露在这儿,可能被远程武器要了性命。

“你没有穿蒸馏服。”甘尼玛说道,“你知道,从前如果有人在户外被抓到没有穿蒸馏服,这个人会被立即处死。浪费水资源会威胁到整个部落的生存。”

“水!水!”伊如?#24049;?#36947;,“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让自己露在危险?#23567;?#22238;到屋里去。你给我们大家都添了麻烦。”

“这儿有什么危险?”甘尼玛?#23454;潰?ldquo;史帝加已经清楚了叛逆者。现在到处都有阿丽亚的卫兵。”

伊如兰向上看着渐黑的天空。蓝灰色的背景下,能看到星星在闪光。她又将注意力放回到甘尼玛身上。“我不会和你争论,我被派到这儿来通知你法拉肯已经接受了,但不知为什么,他要求推迟订婚仪式。”

“多长时间?”

“我们还不知道。还在谈判?#23567;?#20294;是邓肯被送回来了。”

“我的祖母呢?”

“目前她选择待在萨鲁撒上。”

“有谁能怪她吗?”甘尼玛?#23454;饋?/p>

“全都是因为那次与阿丽亚的愚蠢的争?#24120;?rdquo;

“不要骗我,伊如?#36857;?#37027;不是愚蠢的争吵。我听说了整个故事。”

“姐?#27809;?#30340;担心——”

“——是真的。”甘尼玛说道,“好了,消息你已经传到了。你打算借这个机会再来劝阻我一次吗?”

“我已经放弃了。”

“你真的不应该骗我。”甘尼玛说道。

“好吧!?#19968;?#19968;?#27604;?#19979;去。这种事真能让人发疯。”伊如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甘尼玛面前这么容易急躁。一个比·吉斯特应该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冷静。她说道,“我担心你面临的极?#20219;?#38505;。你知道的。甘尼,甘尼……你是保罗的女儿。你怎么能——”

“正因为我是他的女儿。”甘尼玛说道,“我们亚崔迪?#35828;?#31062;先能一直追溯到阿伽?#25490;?#25105;们知道我们的血管里流着什么样的鲜血。请绝对不要忘记这一点,我父亲名义上的妻子。我们亚崔迪人有血淋淋的历史,血还将继续流下去。”

伊如兰心不在焉地问:“谁是阿伽?#25490;?rdquo;

“足以证明你们那自负的比·吉斯特?#36867;?#26159;多么?#28526; ?rdquo;甘尼玛说道,“我老是会忘记你的历史知识是多么贫乏。但是我,我的回忆能追溯到……”她打住了;最好别去打扰体内生命那易醒的睡眠。

“?#36824;?#20320;记得什么,”伊如兰说道,“你肯定知道你选择的道路是多么危险……”

“我要杀了他!”甘尼玛说道,“他欠我一条命。”

“?#19968;?#23613;可能地阻止你。”

“我们已经料到了。你不会有机会的。阿丽亚会派你前往南方的一个新城镇,直到整件事情结束为止。”

伊如兰沮丧地摇了摇头。“甘尼,我发誓我将在一?#24418;?#38505;前尽力保护你。如果有必要,我将献出自己的生命。如果你以为?#19968;?#22312;哪个偏僻城市打发时间,眼看着你……”

“别忘了,”甘尼玛轻声说道,“我们还有亡者蒸馏器。你总不至于能从亡者蒸馏器里干涉我?#21069;傘?rdquo;

伊如兰的脸色变得惨白,一只手捂住了嘴,一时间忘了她所有的训练。只有这种时候才能知道她有多么关心甘尼玛。在这种?#36127;?#21482;剩下动物式的恐惧的时刻,所有伪装都会被抛弃,流露出最诚实的感情。感情的洪流让她语不成声:“甘尼,我并不为自己担心。为了你,我可以投身于沙虫的嘴?#23567;?#26159;的,我就是你刚才所称呼的那样,你父亲名义上的妻子,但你就是我的孩子。我求你……”泪光在她的眼角闪动。

甘尼玛也觉得喉咙发紧,她强压下冲动,道:“我们之间还有一个不同。你从来就不是一个弗瑞曼人,而我是个?#30475;?#30340;弗瑞曼人。这是分隔了你我的?#25239;取?#38463;丽亚知道这一点。?#36824;?#22905;有多少不是之处,她知道这一点。”

“阿丽亚知道什么,旁人是无法猜测的。”伊如?#24049;?#24680;地说,“假如我不知道她是亚崔迪人,?#19968;?#21457;誓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催毁这个家族。”

你怎么知道她仍旧是亚崔迪人呢?甘尼玛想,不知道 伊如兰为什么在这方面如此眼?#23613;?#22905;是个比·吉斯特,还有谁比姐?#27809;?#26356;了解恶灵的历史呢?可她竟然想都没想过这一点,更别说做出这种判断了。阿丽亚肯定在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施加了某种?#36164;酢?/p>

甘尼玛说道:“我欠你一个水债。由此,?#19968;?#25252;卫你一生。但是你侄子的事已经定了,所以请你不要再多说了。”

伊如兰的嘴唇仍然在颤抖,眼睛瞪得大大的。“我真的爱你父亲,”她耳语道,“在他死之前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或许他还没死,”甘尼玛说道,“那个传教士……”

“甘尼!有时我真的不了解你。保罗会攻击自己的家族吗?”

甘尼玛耸了耸肩,抬头看着正在变黑的天空。“他可能会觉得挺有趣,攻击……”

“你怎么能说这种——”

“我不会嘲笑你。上帝知道我不会。”甘尼玛说道,“但我不止是父亲的女儿,我是任何一个向亚崔迪家族提供血脉的人。你不认为我是畸变恶灵,但我却不知道还能有其他什么词来形容我。我是个出生前就有记忆的人。我知道我体内是什么。”

“愚昧的迷信……”

“别这么说!”甘尼玛伸出一只手,封住伊如兰的嘴,“我是每一个比·吉斯特,包括我的祖母,梦寐以求的优生结果。但?#19968;?#26159;其他许多东西。”她用右手的指?#33258;?#24038;手手掌上划出一道血痕,“这是一具年轻的身体,但它的经验……哦,上帝,伊如?#36857;?#25105;的经验!”她再次伸出手,伊如兰靠近了她,“我知?#28010;?#26377;我父亲勘察过的未来。我拥有无数个生命的智慧,也有他们的无知……以及道德上的所有弱点。如果你想帮助我,伊如?#36857;?#20320;首先必须学会了解我。”

伊如兰本能地弯下腰,把甘尼玛搂在怀里,搂得紧紧的,?#31243;?#30528;脸。

不要让我不得不杀了这个女人,甘尼玛想,不要发生这种事。

当这个想法掠过她的脑海时,整个沙漠陷入了夜色。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8日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nba2kol2拉爆发 手机合法彩票网站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手机版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2018 湖北11选5视频 中彩计划 福彩3d字谜画谜总汇 上海时时乐分布图-非凡彩票网 人机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