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31章

口令是由一个死在阿拉肯地牢里的人给我的。知道吗,我就是在那儿得到这个龟形戒指的。之后,我被反叛者们藏在城外。口令?哦,从那时起已经改过很多次了。当时的口令是“坚持”,回令是“乌龟”。它让?#19968;?#30528;从那儿出来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戴这枚戒指的原因:为了纪念。

——《与朋友的对话》泰格·墨罕得斯

莱托听到身后的沙虫朝他安在老虎尸体旁的鼓槌和撒在那周围的香料扑过去,这时,他已经走入沙漠很远了。他们的计划刚开局就有了一个好兆头:在沙漠的这个部分,绝大部分时间已看不到沙虫了。尽管不是必要的,但沙虫的出现还是很有帮助。甘尼玛无需去编理由来解释尸体为什么失踪了。

此刻,他知道甘尼玛已经设法让她自己相信他已经死了。他在甘尼玛的记忆中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孤立的意识包,这段被封闭的记忆只能由整个宇宙中只有他们俩会说的语言喊出的两个单词唤醒:Secher Nbiw。只有当她听到了这两个单词:金色通道……她才会记起他来,在此之前,他在她心目中是个死人。

莱托感到了真正的孤独。

他机敏地移动着脚步,发出的声音如同沙漠本身自然发出的一样。他沿途的任何动作都不会告诉那条刚刚过去的沙虫,说这儿还有个活人。这种走路方式已深深地印在他的潜意识中,他根本无需为此做出思考。两只脚?#36335;?#22312;自己移动,步伐之间没有任何节奏可言。他发出的任何脚步声都能被解释成刮风或是重力的影响——这儿没有人。

沙虫在他身后收拾完残局,莱托趴在沙丘的阴影中,回头向“仆人”的方向望去。是的,距离足够了。他再一次安下鼓槌,召唤他的坐骑。沙虫轻快地游了过来,没给他留下太长的准备时间就一口吞掉了鼓槌。当它经过他时,他利用制造者矛钩爬了上去,掀开虫体第一环上的敏感部位,控制着无意识的野兽向东南方向驶去。这是一条小型沙虫,但是体力不错。在它嘶嘶作声地绕过沙丘时,他能感觉到它的力量。风从他耳边刮过,他可以感到虫体发出的热量。

随着沙虫的运动,他的脑海也在翻江倒海。他的第一次沙虫旅行是在史帝加带领下完成的。莱托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能听到史帝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冷静又果断,带着旧时代的?#35828;?#31036;貌。不像是那个训斥喝多了香料酒的弗瑞曼?#35828;?#21490;帝加,也不像那个?#19981;?#21638;哮的史帝?#21360;?#19981;——史帝加有自己的任务。他是帝师。“在古代,人们以小鸟们的叫声?#27425;?#23427;们命名。同样,每种风也都有自己的名字。每小时六哩的风被称为?#20102;?#24471;萨,二十哩的叫?#31456;恚?#36798;到百哩的叫黑纳利——黑纳利,推人风。还有在空旷沙漠中的风中魔鬼:胡拉丝卡里·卡拉,吃人风。”

这一切莱托早就知道,但还是在老师的智慧前连连点头。

史帝加的话里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在古代,?#34892;?#37096;落以?#36816;?#32780;著称。他们被称为伊督利,意思是‘水虫’,因为这些人会毫不犹豫地偷取其他弗瑞曼?#35828;?#27700;。如果碰上你一个人走在沙漠里,他们甚至连你皮肉里的水都不会放过。他们住的地方叫迦科鲁图穴地。其他部落的人联合起来,在那个地方消灭了他们。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甚至在凯恩斯之前——在我曾曾祖父的年代。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弗瑞曼人去过迦科鲁图了,它成了一个禁地。”

这些话使莱托回想起了存储在他记忆中的知识。那一次的经历让他明白了自己的记忆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光有记忆是不够的,即便对于一个拥?#24418;?#25968;过去的?#27515;?#35828;也是如此,除非他知道如何运用这些记忆中的知识,如何判断出其使用价值。迦科鲁?#21152;?#35813;有水,有捕风器,还有其他弗瑞曼穴地应有的一切,再?#30001;掀?#26080;比的价值——即不会有弗瑞曼人会去那个地方。很多年轻人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哦,当然,他们知道芳达克,但在他们心目中,芳达克只是走私贩的据点。

如果一个死人想要躲藏起来,它是最完美的地点——躲在走私贩们和早在其他时代就已死去的人中间。

谢谢,史帝?#21360;?/p>

黎明到来前,沙虫体力不支了。莱托从它的体侧滑了下来,看着它钻入了沙丘,以其特有的运动方式慢慢地消失了。它会钻入地下深处,在那儿独自生闷气。

我必须等到白天过去,他想。

他站在沙丘顶部,环视四周:空旷,空旷,还是空旷。只有消失的沙虫留下的痕迹打破这里的单调。

一只?#40723;?#29992;慢声长鸣挑战?#21734;?#26041;地平线上升起的第一缕绿光。莱托把自己埋在沙子里,在身体周围支起蒸馏帐篷,并把沙地通气管的末端伸在空气?#23567;?/p>

任睡意来临之前的漫长等待中,他躺在人为的黑暗中,思索着他和甘尼玛所做的决定。这不是个轻松的决定,对甘尼玛来说更是如此。他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全部预知幻象。他目前的做法便源自他的幻象,但他同样没有把这一点告诉她。他现在已经认定这是个预知幻象,而不是梦。它的奇特之处在于,他觉得它是有关预知幻象的幻象。如果说有任何证据表明他父亲还活着,该证据就存在于这个幻象的幻象之?#23567;?/p>

先知将我们禁锢在他的幻象之中,莱托想,对于先知来说,只有一个办法能够打破这个幻象:在他的预知幻象发展转折的重要关头寻求自身的死亡。这就是莱托的幻象的幻象所揭示的现实,他为此陷入了?#20102;迹?#22240;为这与他的决定密切相连。可怜的施洗者?#24049;?,他想,如果他有勇气选择另外一种死法,历史的发展就将完全不同了……但?#37096;?#33021;他的选择是最勇敢的做法。我怎么知道他还面临着哪些选择?但我知道父亲面临的选择。

莱托叹了口气。反对父亲就像背叛上帝。但是亚崔迪帝国需要一次重组。它已经坠入保罗所预见的最糟糕境地。它如此轻易地就湮没了?#27515;啵?#20154;们没有经过思索就接受了它。宗教狂热已经上紧了发条,现在只剩下?#22836;?#20102;。

我们被禁锢在父亲的预知幻象之?#23567;?/p>

莱托知道,走出宗教狂热的出路就在金色通道。他父亲看到了这一点。从金色通道内走出的?#27515;?#21487;能会回望穆哈迪时代,认为那个时代更为理想,但尽管如此,?#27515;?#24517;须去经历与穆哈迪不同的选择。

安全……?#25512;?hellip;…?#27604;?hellip;…

只要有选择,不用去怀疑帝国的大多数公民会做出何种选择。

尽管他们会恨我,他想,尽管甘尼玛会恨我。

他的右手突然抽搐了一下,令他想起幻象的幻象中那只可怕的手?#20303;?#26159;这样,他想,是的,就该这样。

阿拉吉斯,请赐予我力量,他祈祷着。在他的身下和周围,他的行星仍然在顽强地活着。它的沙子压在蒸馏帐篷上。沙丘仍然是蕴藏着无比财富的巨人。它是个具有欺骗性的实体,?#35753;?#20029;又丑陋。它的商人只知道一?#21482;?#24065;?#21917;?#21147;的脉动,无论这种权力是如何集聚而成的。他们占有这个星球,就像一个男人占有他的女性俘虏,或者比·吉斯特姐妹会占有她们的姐妹。

?#21387;?#21490;帝加会痛恨那些教士、商人。

谢谢,史帝?#21360;?/p>

莱托想起了古老?#21467;?#30340;穴地规矩,想起了皇室?#25345;?#20043;前的生活。他回忆着,他知道这就是史帝加的梦想。在球形灯和激光出现之前,在扑翼机和香料机车出现之前,还有另一种生活:长着棕色皮肤的瘦瘦的母亲,大腿上坐着她们的孩子,香料?#20599;?#38378;亮在肉桂的香气之中,知道自己无权?#31185;?#20154;们接受调解的耐布在?#25176;?#22320;说服冲突的双方。那些在岩洞中的生活……

那只可怕的手套能重新建立平衡,莱托想。

他终于入睡了。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天津11选5走势图前三基本走势图 湖北30选5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走势 256彩票首页 山西快乐10分玩法表 贵州11选5加奖时间 新版百人牛牛鱼丸游戏 百万作战答题赚钱 股票分析师排名 cba联赛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