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21章

人类其实生活在一个非永恒的宇宙中——这一假设已作为?#34892;?#30340;规则被世人接受。该假设要求心智成为一个完全平衡、充分发挥作用的器官。但是,不发挥整个生物体的作用,心智无法单独达到平衡。考察一个生物体是否达到平衡,只能通过它的行为表现来辨别。因此,只有当它处在社会中,它才能被称之为生物体。在这里,我们又碰到了一个老问题。从古到今,社会所?#38750;?#30340;目标都是永恒。任何显示非永恒宇宙的尝试都将引起反对、恐惧惧、愤怒和绝望。但与此同时,社会却能接受对未来的预言。我们怎么解释呢?很简单?#20309;?#26469;情景的给予者所描述的未来是绝对的,也就是永恒的。人类自然有可能欢迎这种预言,尽管预言者所描述的可能是十分可怕的情景。

——?#29420;?#25176;之书》哈克·艾尔-艾达

“就像在黑暗中战斗。”阿丽亚说道。

她怒气冲冲地在立法会厅内来回踱步,从挂着柔化阳光褶帘的窗口,走到屋子对面紧挨着墙裙的长沙发处。她的凉鞋?#26469;?#36367;过香料纤维地毯、镶木地板和巨大的石榴石板地面,接着又踏上?#35828;?#27631;。最终,她站在伊如兰和艾德荷的面前,他们俩面对面地坐在鲸鱼皮制的长沙发上。

艾德荷本来拒绝从泰布穴地返回,但是她发出了?#24656;?#24615;的命令。绑架杰西卡变得比任?#38382;?#20505;都重要,但事情必须?#28982;?#19968;缓。她需要艾德荷的门塔特感知力。

“这些事件都有相同的手法,”阿丽亚说道,“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或许不是。”伊如兰斗胆说道,她向艾德荷投去询?#23454;?#19968;瞥。

阿丽亚的?#25104;?#38706;出了毫不掩饰的嘲笑。伊如兰怎么会如此天真?除非……阿丽亚用锋利、怀疑的眼光盯着公主。伊如兰穿了一件简单的黑色长袍,和她深蓝色的香料眼睛很相配。她的金发在脖子后紧紧地绾成一个发髻,突出了一张多年来在阿拉吉斯上变得越来越瘦、越来越严厉的脸。她仍然保持着从她父亲沙德姆四世那儿继承来的傲慢,阿丽亚经常认为这副高傲的表情下可能隐藏着阴谋。

艾德荷很随便地穿着一件黑绿相间的亚崔迪家族侍卫制服,制服上没有肩章。阿丽亚的很多卫兵都厌恶这种制服,尤其是她那些佩戴军官肩章的女侍卫。她们不?#19981;?#30475;到?#34013;?#22797;生的门塔特剑客穿着随便,他是她们女主?#35828;?#19976;夫,这更加深了她们对他的厌恶。

“各部落希望杰西卡夫人能重新恢复在摄政政府国务会议中的席位,”艾德荷说道,“这有什么——”

“他们一致要求!”阿丽亚指着伊如兰身边沙发上的一张细纹香?#29616;剑?ldquo;法拉肯是一个威胁,而这……这里头有一股联?#35828;?#33261;味。”

“?#36820;?#21152;怎么想?”伊如兰?#23454;饋?/p>

“他的签名在那张纸上!”阿丽亚说道。

“但如果他……”

“他怎么能拒绝他的上帝的母亲?”阿丽亚嘲弄地说。

艾德荷看着她,想:伊如兰快要被惹急了。他再次怀疑为什么阿丽亚要叫他回来,她知道如果绑架阴谋要付诸行动的话,他必须留在泰布穴地。她是不是听到了传教?#30475;?#32473;他的信息?这想法令他的呼吸?#24597;?#36215;来。那个神秘的乞丐怎么会知道保罗·亚崔迪召唤他的剑客所用的秘密手势?艾德荷多么希望能离开这个毫无意义的会议,去寻找心中问题的答案。

“传教士无疑离开过行星。”阿丽亚说道,“在这件事上,宇航公会不敢骗我们。我要把他——”

“要慎重!”伊如兰说道。

“是的,必须慎重。”艾德荷说,“这颗行星上有一半人相信他是——”他耸了耸肩,“你哥哥。”艾德?#19978;?#26395;自己能以一种非常随意的态度说出后半句话。那个人怎么会知道手势的?

“但如果他是个信使,或是间谍——”

“他没有接触过宇联公司或是柯瑞诺家族的人,”伊如兰说道,“我们能确定……”

“我们什么也不确定!”阿丽亚不想隐藏她的轻蔑。她转身背对着伊如兰,看着艾德荷。他知道为什么要他来这儿!为什?#27492;?#27809;有像她所期望的那样做?要他来国务会议,因为伊如兰在这儿。那段将柯瑞诺家族的公主嫁到亚崔迪家族的历史永不该被忘记。背叛,只要发生一次,就会发生第二次。邓肯的门塔特力量应该能在伊如兰微妙的行为变化中检查出蛛?#26607;?#36857;。

艾德荷晃了晃身体,看了伊如?#23478;?#30524;。有时他憎恶他的门塔特状态表现得太过直接。他知道阿丽亚在想什么。伊如?#23478;?#24212;该知道。但是保罗·穆哈迪的这位公主夫人已经克服了那个决定带来的怨恨,那个使她的地位还不如加妮——?#23454;?#30340;情妇——的决定。伊如兰对这对双胞胎的?#39029;?#26159;毋庸置疑的。为了亚崔迪家族,她已经抛弃了她的家庭和比·吉斯特姐妹会。

“我母亲是这个阴谋的一部分!”阿丽亚坚持道。“要不然,姐妹会怎么会在这时候派她回到这里?”

“胡?#20063;?#30097;对我们并没有好处。”艾德荷说道。

阿丽亚转身背对着他,他知道她会这么做。他暗自庆幸自己?#25381;?#30475;着那张曾经可爱、但现在已被魔道扭曲的脸。

“怎么说呢,”伊如兰说道,“也不能完全信任宇航公会……”

“宇航公会!”阿丽亚嘲弄道。

“我们不能排除宇航公会或比·吉斯特仍对我们怀有敌意,”艾德荷说道,“但我们必须对他们加以区别对待,在对我们的战斗中,他们是被动的参与者。宇航公会将坚持其基本准则:永远不当?#25345;?#32773;。他们只能通过寄生而发展,这一点他们很清楚。宇航公会不会采取任何行动,从而威胁到他们生命所系的宿主。”

“他们眼中的宿主可能和我们期望的不一样。”伊如兰懒洋洋地说。这是她最接近嘲弄的语气。那个懒洋洋的声音仿佛在说:“你犯了一个错误,门塔特。”

阿丽亚看上去?#34892;?#29369;豫。她没有想到伊如兰会这么说,一个阴谋家是不会显露出这种观点的。

“说得对,”艾德荷说,“但是宇航公会不会公然反抗亚崔迪家族。但是,姐妹会可能会冒险在政治上与我们分道扬镳——”

“如果她们想这么做,必须通过?#25345;只?#23376;:一个或一群她们可以随时拿来顶罪的人。”伊如兰说道,“比·吉斯特存在了这么长时间,她们知道明哲保身的价值。她们更?#19981;?#24453;在?#39280;?#30340;后头,而不是坐在?#39280;?#19978;。”

明哲保身?阿丽亚想着,这是伊如兰的选择吗?

“跟我想说的观点完全吻合。”艾德荷说道。他发现这些辩论和解释很有帮助,能使他的心智摆脱其他问题的困扰。

阿丽亚走向那扇阳光?#27704;?#30340;窗户。她清楚艾德荷的盲点,每个门塔特都有的盲点。他们必须做出正式判?#24076;?#36825;就意味着他们存在过分依赖事实、观察?#27573;?#26377;限的倾向。他们自己也知道这一点,这是他们训练的一部分。然而他们做事时仍然会不顾这些盲点。我应该把他留在泰布穴地,阿丽亚想,直接把伊如兰交给贾维德审问会更好些。

在她的头颅内,阿丽亚听到一个?#32479;?#30340;声音说道:“完全正确!”

闭嘴!闭嘴!闭嘴!她想着。在这种时刻,她总觉得自己正受?#25509;?#24785;,即将犯下一个危险的错误,可她却无法看清这个错误究竟是什么。她能感觉到的只是危险。艾德荷必须帮助她走出困境。他是个门塔特。门塔特是必需品。肉体计算机替代了被巴特兰圣战摧毁的机器。汝等不可制造拥有人类心智的机器!但是阿丽亚一直希望有个顺从的机器。它们不会有像艾德荷那样的限制。你永远不会对机器产生怀疑。

阿丽亚听到了伊如兰懒洋洋的声音。

“假象中的假象中的假象中的假象,”伊如兰说道,“我们都知道对权力进行攻击的?#38382;健?#25105;并不指责阿丽亚的多疑。显然她怀疑所有的人,甚至是我们。先不管这个,我们来看动机吧。对摄政政权最强大的威胁是什么?”

“宇联公?#23613;?rdquo;艾德荷以门塔特的平静口吻说道。

阿丽亚露出了微笑。宇联公司!但是亚崔迪家族控制了宇联公?#26223;?#20998;之五十一的股份。穆哈迪的教会控制了另外的百分之五。观点十分现实的各大家族以这种方式承认沙丘控制着无价的香料。香料经常被称作“秘密印钞机”,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没有香料,宇航公会的领航员就无法工作。香料促使领航员进入“领航灵态”,在这种状态中,领航员能在进入时空隧道前就“看到”它。没有香料带来的人体免疫系统增强作用,富人们的平均寿命将至少缩短四年。甚至连帝国中为数众多的中产者们也都在食用稀释的香料,每天都会喝上几滴。

但是阿丽亚听得很清楚,艾德荷的声音中透露出门塔特式的真诚。她一直满怀不祥预感?#21364;?#30528;的正是这种声音。

宇联公?#23613;?#23431;联公司远不止是亚崔迪家族,远不止是沙丘,远不止是教会或是香料。它代表着墨藤鞭、鲸鱼皮、释迦藤、埃克思的工艺品和艺人、不同的人和地域间的贸易、朝圣之旅和来自特雷亚拉克斯的合法技术产品;它代表着致瘾的药物和医疗技术;它代表着?#32824;洌?#23431;航公会)和整个帝国内部复杂的商业,覆盖了成千上万个已知的行星及其周边的秘密世界。当艾德荷说到字联公司时,他所说的是一个大发?#36879;祝?#32568;内阴谋套着阴谋,?#19978;?#27874;动十分之一就意味着整颗行星所有权的易手。

阿丽亚回到坐在长沙发上的两个人身旁。“宇联公司有什么让你感觉不对的地方吗?”她?#23454;饋?/p>

“总有家族在囤积香料,进行投机。”伊如兰说道。

阿丽亚双手一拍大腿,随后指了指伊如兰身旁的香?#29616;健?ldquo;那并不是你真正关心的问题,等到……”

“好吧!”艾德荷厉声道,“说出来吧。你一直遮遮掩掩的是什么情况?你应该清楚,不能一方面隐藏数据,另一方面期望我计算出——”

“最近,四种具有特殊技能的?#35828;?#20132;易量大大增加。”阿丽亚说道:她不知道对于眼前这两个人来说,这还算不算是新消息。

“什么技能?”伊如兰?#23454;饋?/p>

“高级剑客、特雷亚拉克斯制造的经过变异的门塔特、苏克学校培训的固化了心理反射行为的医生,还有假账会计,后者是最特殊的。为什么做假?#35828;?#38656;求量会骤然激增呢?”她朝着艾德荷提出了问题。

他开始了门塔特的思考。好吧,这总?#20154;?#32771;阿丽亚变成了什么样子要轻松些。他将意念集中在她的话上,把她的话与体内的门塔特心智联系起来。高级剑客?#20811;?#26366;经也被人这么称呼过。剑术大师当然比单个的战士有用得多。他们能修复?#24088;?#22330;,制定作战计划,设计军事配套设施,?#24613;?#25112;斗武器。变异的门塔特?特雷亚拉克斯显然还在继续搞这套?#20005;貳?#20316;为一个门塔特,艾德荷明了经过特雷亚拉克斯变异会导致的危险。购买了这些门塔特的大家族希望能完全控制他们。不可能!甚至帮助哈尼肯进攻亚崔迪家族的?#35828;?middot;德·佛瑞斯也仍然保留着自己可贵的尊严,最终接受了死亡,而不是放弃自我。苏?#35828;?#21307;生?#32771;?#36733;在他们身上的心理定势确保他们不会背叛自己的病人。苏克医生价值昂贵。交易量的增加意味着大量的资金在流转。

艾德荷将这些因素与假账会?#24179;?#26131;量增加进行了对比。

“初步计算的结果是,”虽然他说的是推导结果,但用的语气却非常肯定,“最近各个小家族的财富在不?#26174;?#21152;。他们中的一些正悄然变成大家族。这些财富只能源自政治联?#35828;?#21464;化。”

“我们终于谈到了立法会。”阿丽亚说道,强调的语气表明,她相信这种看法。

“下一次立法会在两个标准年之后才会召开。”伊如兰提醒她。

“但是政治上的讨价还价从不停歇,”阿丽亚说道,“我敢保证,签字者中的一部分——”她指了指伊如兰身旁的纸张,“和那些改变了联?#26031;?#31995;的小家族狼狈为奸。”

“或许吧。”伊如兰说道。

“立法会。”阿丽亚道,“对于比·吉斯特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幌子吗?姐妹会中还有比我母亲更合?#23454;?#38388;谍吗?”阿丽亚转身面对艾德荷,“是这样吗,邓?#24076;?rdquo;

为什么我不能保持门塔特的超然?艾德荷责?#39318;?#24049;。他看出了阿丽亚的意图。但是,邓肯·艾德荷毕竟曾多年担任过杰西卡夫?#35828;?#31169;人保镖。

“邓?#24076;?rdquo;阿丽亚继续加压。

“你应该调查各方的立法咨询机构,?#27492;?#20204;在为下一届立法会?#24613;?#20160;么议题。”艾德荷说道,“他们可能做出法律规定,让摄政政权不能就某些法律法规行使否决权——例如税?#23454;?#25972;和反垄断法等,还有其他一些,但是……”

“采取这种手段,不太实际啊。”伊如兰说道。

“我同意,”阿丽亚说道,“萨督卡没有了?#33713;藎?#32780;我们依然掌握着弗瑞曼军团。”

“要当心,阿丽亚,”艾德荷说道,“我们的敌人正希望把我们丑化成魔鬼。不管你能命令多少军团,在这样分散的一个帝国内,权力只能以大家的默许为基础。”

“大家的默许?”伊如兰?#23454;饋?/p>

“你是指大家族的默许?”阿丽亚?#23454;饋?/p>

“我们面对的这个新联盟下有多少大家族?”艾德荷?#23454;潰?ldquo;资金正在许多奇怪的地方聚集起来。”

“边缘世界?”伊如兰?#23454;饋?/p>

艾德荷耸了耸肩。这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他们都怀疑总有一天,特雷亚拉克斯或是在边缘世界的技术专家们会使霍兹曼场失效。等到那一时刻来临,?#24088;?#22330;将变得毫无用处。维持着帝国采邑制度的微妙平衡将被彻?#29366;?#30772;。

阿丽亚拒绝考虑这种可能性。“我们就利用我们手头的?#35797;矗?rdquo;她说道,“我们拥有的最有力的?#35797;?#23601;是:宇联公司的董事们知道我们能摧毁香料。他们不会冒这个险。”

“?#21482;?#21040;宇联公司了。”伊如兰说道。

“除非有人在别的星球上试着复制沙鲑一沙虫循环。”艾德荷说道。他探询地看着伊如兰,这句话让阿丽亚颇受震动。“是在萨鲁撒·塞康达斯行星上吗?”

“我在那儿的线人很可靠,”伊如兰说道,“不是萨鲁撒。”

“那么我刚才的话仍?#25381;行В?rdquo;阿丽亚盯着艾德荷,“就利用我们手头的?#35797;础?rdquo;

那我的行动怎么办?艾德?#19978;?#30528;。他说道:“既然你自己就能想出办法,你为什么中断了我的重要行动?”

“别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阿丽亚厉声说道。

艾德荷的眼睛瞪大了。这一刻,他又看到了那个异化的阿丽亚,令他惴惴不?#30149;?#20182;转脸看着伊如兰,但她好像没有觉出阿丽亚的异常——或是装着没发觉。

“我不需要小学教育。”阿丽亚说道,语气中仍带着异化的迹象。

艾德荷挤出一个后悔的笑容,但他的胸口疼得厉害。

“跟权力打交道时不可避免地会接触财富,以及财富的种种外在表?#20013;问健?rdquo;伊如兰懒洋洋地说道,“保罗是个造成社会突变的因素,我们别忘了,是他改变了财富过去一直保持的平衡。”

“这种突变是可以被还原的。”阿丽亚说道,转身背对着他们,仿佛刚才并没有显示出那种可怕的异化迹象,“帝国?#27573;?#20869;,财富在什么地?#21073;?#33891;事们清楚得很。”

“他们也知道,”伊如兰说道,“有三个人可以使这个突变永远保存下来:那对双胞胎,还有……”她指了指阿丽亚。

她们疯了吗,这两个人?艾德荷疑惑着。

“他们会尽力暗杀我!”阿丽亚以刺耳的声音说道。

艾德?#27801;?#20102;一惊,陷入了沉默,他的门塔特心智在飞速运转。暗杀阿丽亚?为什么?#20811;?#20204;完全可以使阿丽亚名誉扫地。易如反掌。他们可以切断她和弗瑞曼?#35828;?#32852;系,最终干掉她。但是那对双胞胎……他知道,他没有进入门塔特状态来评估这个问题,但是他必须尽力试试,而且必须做到尽可能准确。但他也知道,精确的思考包含着绝对性。而大自然是非精确的。在他这个?#32771;?#19978;,宇宙是非精确的。它混乱而且模糊,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变化。必须将整个人类视同一个自然现象,在计算之中?#23588;?#36825;个因素。精确分析仅代表了不断发展的宇宙潮流的一个切片。他必须进入那个潮流,看着它运动。

“将注意力放在宇联公司和立法会上,我们这种做法是正确的。”伊如兰懒洋洋地说道,“邓肯的建议很有价值,给我们?#35813;?#20102;入手处——”

“金钱是力量的一种外在表?#20013;问剑?#19981;能把它与它所代表的力量分开。”阿丽亚说道,“这一点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必须回答三个明确的问题:?#38382;保?#20309;地?使用何种武器?”

双胞胎……双胞胎,艾德?#19978;?#30528;,陷入危险的是他们,而不是阿丽亚。

“还有‘谁’和‘如何’呢?你不?#34892;?#36259;?”伊如兰?#23454;饋?/p>

“如果柯瑞诺家族,或宇联公司,或其他任何组织在这颗行星上安插了他们的人手,”阿丽亚说道,“我们有超过百分之六十的机会能在他们行动前找到他们。如果知道他们在?#38382;?#20309;地展开行动,我们的优势还会更大。至于‘如何’,这和使用什么武器是一个问题。”

为什?#27492;?#20204;看不到我所看到的东西?艾德荷思考着。

“那么,”伊如兰说道,“‘?#38382;?rsquo;?”

“当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其他人身上时。”阿丽亚说道。

“在欢迎大会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你母亲身上,”伊如兰说道,“但没有人对你采取什么行动。”

“因为地点不对。”阿丽亚说道。

她在干什么?艾德荷思考着。

“那么,会在哪儿?”伊如兰?#23454;饋?/p>

“就在?#20351;?#20869;,”阿丽亚说道,“这是我觉得最安全,也是最不注意防护的地方。”

“什么武器?”伊如兰?#23454;饋?/p>

“传统武器——任何弗瑞曼人都可能随身携带的那种?#33322;?#20102;毒的啸刃刀、弹射枪……”

“还有?#20658;?#38230;呢?#20811;?#20204;已经很长时间?#25381;?#36807;?#20658;?#38230;了。”伊如兰说道。

“在人群中没有用,”阿丽亚说道,“而他们会在人群中下手。”

“生物武器?”伊如兰?#23454;饋?/p>

“你是说使用一种传染性媒介?”阿丽亚试探着?#23454;饋?#22905;没有掩饰自己难以置信的神情:伊如兰怎么会不知?#26469;?#26579;性媒介无法战胜保护着亚崔迪家族的免疫系统呢?

“我想的是某种动物,”伊如兰说道,“例如,一只小昆虫被训练成只咬某个特定的人,并同时释放毒物。”

“护宅貂会防止类似的事发生。”

“如果就是用护宅貂下手呢?”伊如兰?#23454;饋?/p>

“那也不?#23567;?#25252;宅貂排斥任何入侵者并杀死它。这你也知道。”

“我只是研究一些可能性,希望……”

“?#19968;?#35686;告我的侍卫。”阿丽亚说道。

在阿丽亚提及侍卫时,艾德荷用一只手蒙住了特雷亚拉克斯眼睛,?#20540;灿?#21521;眼前的?#39034;薄?#36825;是开悟,是生命所展现出的永恒。每个门塔特内心意识中都有这?#26234;?#33021;。它将他的意识如同一张渔网般撒向宇宙,并且判断出网内物品的形状。他看到那对双胞胎在黑暗中爬行,掠过他们头顶上方的是巨大的利爪。

“不。”他低声说道。

“什么?”阿丽亚看着他,仿佛对他还在这儿感?#25509;行?#22855;怪。

“柯瑞诺家族送的那些衣服,”他?#23454;潰?ldquo;已经被送到双胞胎那儿了吗?”

“当然,”伊如兰说道,“它们没有任何问题。”

“没人会在泰布穴地暗算那对双胞胎,”阿丽亚说道,“不会有人想去对付?#36820;?#21152;训练出来的卫兵。”

艾德荷盯着她。他并没有数据来加?#20811;?#36890;过门塔特计算得出的结论,但他知道。就是知道。他刚?#31449;?#21382;的这种感觉与保罗预见未来的能力很相像。但无论是伊如兰还是阿丽亚都不相信他具有这种能力。

“我想提醒港务局,注意任何?#38382;?#30340;动物进口。”他说道。

“看来你不相信伊如兰的话。”阿丽亚不赞同地说。

“但为什么要冒险呢?”他?#23454;饋?/p>

“提醒港务局有什么用,你忘了还有走私贩了?”阿丽亚说道,“但?#19968;?#26159;要把宝压在护宅雪貂上。”

艾德荷摇了摇头。家族的雪貂怎能对抗他感知到的利爪?但阿丽亚是对的。只要贿赂对?#35828;胤剑?#20877;加上认识个把宇航公会领航?#20445;?#20219;何一个空旷的地方都能成为?#24597;?#22330;。宇航公会可能会拒绝出面反对亚崔迪家族,但如果给的价钱足够高……反正宇航公会总能找到借口,说自己只是个“?#32824;?#26426;构”,怎么可能知道某个持定的货物会派什么用场呢?

阿丽亚以一个?#30475;?#30340;弗瑞曼姿势打破了沉寂。她举起一只拳头,大拇指与地保持平?#23567;?#20276;随着这个手势,她还说了句传统的咒语,意思是“我是台风的?#34892;?rdquo;。显然她把自己当成了惟一符?#19979;?#36753;的暗杀对象,而手势则是表示对这个充满威胁的宇宙的反抗。她的意思是,对于任何胆敢攻击她的人,她都将用狂风置他们于死地。

艾德荷感到任何?#38382;?#30340;抗争都毫无意义。他看出了她不再怀疑他。他将要前往泰布穴地,她期望能看到一次针对杰西卡夫?#35828;?#23436;美绑架。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愤怒使他的肾上腺素激增。他想:要是目标是阿丽亚该有多好啊!要是她能被暗杀就好了!一?#24067;洌?#20182;把手放在?#35828;?#25226;上。但是他并不想杀了她,尽管对她来说,成为一个殉教的烈士,?#23545;?#22909;于失去众?#35828;?#20449;任,以后耻辱地长眠于泥沙墓地?#23567;?/p>

“对,”阿丽亚道,她误将他的表情当成了关心,“你最好赶快回泰布穴地去。”她接着想:我真是太蠢了,竟然会怀疑邓?#24076;?#20182;是我的,不是杰西卡的!刚才的怀疑,肯定是因为部落的要求使她的心情变得太糟。她向空中挥了挥手,算是和艾德荷告别。

艾德荷无助地离开了大厅。阿丽亚不仅仅被邪魔附体蒙蔽了双眼,更有甚者,每次危机都能使她的疯狂加深一层。她已经越过了危险地带,注定走向灭亡。但他对于那对双胞胎能做些什么呢?#20811;?#33021;说服谁??#36820;?#21152;?但是?#36820;?#21152;除了日常的检查?#29468;?#24037;作外,还能做些什么?

杰西卡夫人?

是的,他研究过这种可能性,但是她确实可能怀揣着姐妹会的阴谋。他对于这位亚崔迪情妇还没怎么看透。她可能会服从比·吉斯特的任何命令——甚至是对付自己孙儿们的命令。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深圳风采走势 德甲联赛最新战报 浙江省体彩票中心开奖 股票交易系统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斯诺克比分直播手机网 吉利彩票苹果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网站 广西11选5近10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