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19章

弗瑞曼人离开沙漠太久之后会死去;这就是我们所称的“水病”。

——《纪事》史帝加

“开口要求你做这件事,我感到很为难。”阿丽亚说道,“但是……我必须确保保罗的孩子有一个帝国可以继?#23567;?#36825;是我这个摄政存在的惟一理由。”

阿丽亚坐在镜前,梳妆完毕后,她转过身来。她看着丈夫,猜测他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了她这番话。这种时刻需对邓肯·艾德荷仔细观察。毫无疑问,他比过去那个亚崔迪家族的剑术大师敏感得多,也危险得多。他的外表仍然保持着原貌——黑色的鬈发长在棱角分明的脑袋上——但是自从多年前他在死亡状态醒来之后,他一直在进行着门塔特训练。

和从前无数?#25105;?#26679;,她不禁想知道,他是如此神秘而孤独,是不是因为那个死而复生的死灵仍旧潜藏在他心?#23567;?#29305;雷亚拉克斯人在他身上大施妙手之前,邓肯的一言一行带着最明显不过的亚崔迪家族的标志——忠心耿耿,狂热地固守无数代职业军?#35828;?#36947;德准则,火气来得快也去得快。他与哈肯尼家族有不共戴天之仇,在战斗中为了救保罗而死。但是特雷亚拉克斯人从萨督卡手中购买了他的尸体,并在他们的再生箱中塑造出了一个怪物:长着邓肯·艾德荷的肉身,但却完全没有他的意识和记忆。他被训练成一个门塔特,并作为一份礼物,一台人类计算机,一件被植入了催眠程序要暗杀主?#35828;?#31934;美工具,送给了保罗。邓肯·艾德荷的肉身抗拒了催眠程序,承受着难以忍受的压力,尽力挣扎,终于使他的过去重新回到他身上。

阿丽亚早就认定,把他看成邓肯是件危险的事。最好将他视为海特,他死而复生之后的新名字。还有,绝不能让他看到她体内有半分老哈肯尼男爵的影子。

见阿丽亚在观察他,邓肯转了个身。爱无法掩饰发生在她身上的变化,也不能隐藏她明显的企图。特雷亚拉克斯人给他的金属复眼能冷酷地看穿所有伪饰。在他的眼中,现在的她是个沾沾自?#30149;?#29978;至有点男子气的形象。他无法忍受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

“你为什么转身?”阿丽亚问道。

“我必须想想这件事,”他说道,“杰西卡夫人是……亚崔迪家族的人。”

“你的?#39029;?#23646;于亚崔迪家族,不属于我。”阿丽亚板着脸说。

“你的看法太浅薄了。”他说。

阿丽亚噘起了嘴。她逼得太急了?

邓肯走到阳台上,从这里向下能看到神庙广场的一角。他看到朝圣者开始在那儿聚集,阿拉肯的商人围绕在他们身边,就像一群看到了食物的食肉动物。他注意到了一小群特别的商人,他们的胳膊上挎着香料纤维篮子,身后跟着几个弗瑞曼雇佣兵,不动声色地在人群中穿?#23567;?/p>

“他们卖蚀刻的大理石块。”他指着他们说道,“你知道吗?他们把石块放在沙漠中,让沙暴侵?#27492;?#20204;。有时他们能在石块上发现有趣的图案。他们声称这是一?#20013;?#30340;艺术手?#21361;浅?#27969;行:来自沙丘的风暴蚀刻大理石。上星期我买了一块——一棵长着五个穗的金树,很可爱,但没多大价值。”

“不要改变话题。”阿丽亚说道。

“我没有改变话题,”他说道,“它很漂亮,但它不是艺术。人类创造艺术凭借的是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意志。”他将右手放在窗户上。“那对双胞胎厌恶这座城市,我明白他们的想法。”

“我看不出这两者有什么联系。”阿丽亚说道,“对我母亲的绑架并不是真的绑架。作为你的俘虏,她会很安全。”

“这座城市是瞎子建造的。”他说道,“你知道吗?莱托和史帝加上星期离开泰布穴地去了沙漠,他们在沙漠中待了一整晚。”

“我接到了报告。”她说道,“那些来自沙漠的小玩意儿——你想让我禁止销售吗?”

“对生意人不好。”他转过身说道,“你知道在我问起他们为什么要去沙漠?#20445;?#21490;帝加是怎么回答的吗?他说莱托想和穆哈迪的思想沟通。”

阿丽亚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24535;濉?#22905;朝镜子看了一阵子,?#20204;?#32490;镇定下来。莱托不可能为了这种胡扯的理由而在夜里进入沙漠。这是个阴谋吗?

艾德荷抬手遮住眼睛,将她挡在视线之外,道:“史帝加告诉我,他和莱托一起去,是因为他仍旧信仰穆哈迪。”

“他?#27604;?#26377;这?#20013;?#20208;!”

艾德荷冷笑一声,声音空荡荡的。“他说他保持着这?#20013;?#20208;,是因为穆哈迪总是为小人物着想。”

“你是怎么回答的?”阿丽亚问道,她的声音暴露了她的?#24535;濉?/p>

艾德荷将手从眼睛上拿开。“我说,‘那么你也是小人物之一。’”

“邓肯!这是个危险的游戏。引诱那个弗瑞曼耐布,你可能会唤醒一只野兽,毁掉我们所有人。”

“他仍然相信穆哈迪,”艾德荷说道,“仅仅这?#20013;?#20208;就可以保护我们。”

“他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他知道自己的想法。”

“我明白了。”

“不……我不相信你明白了。真正咬?#35828;?#19996;西,它的?#33713;?#27604;史帝加的长得多。”

“我?#24187;?#30333;你今天是怎么了,邓肯。我要求你做一件?#27973;?#37325;要的事,而你这些废话都是什么意思?”

她的脾气听上去是多么坏啊。他再次转身看着阳台的窗户。“当我接受门塔特的训练时……学习如何用自己的心智去思考,阿丽亚,这?#27973;?#38590;。你首先必须学会让心智自己去思考。这种感觉很怪。你能运动自己的肌肉,训练它们,使它们强?#24120;?#20294;心?#20405;?#33021;由它自己行动。当你学会之后,有时它能让你看到你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这就是你想侮辱史帝加的原因?”

“史帝加不知道自己的心智;他没有给它自由。”

“除了在香料狂欢时。”

“即使在那种场合下也没有,这也使他能够成为一个耐布。要成为人们的领袖,他必须控制和限制自己的?#20174;Α?#20182;做人们期望他做的事。一旦你清楚这一点,你就了解了史帝加,也能测量他?#33713;?#30340;长度。”

“那是弗瑞曼?#35828;?#26041;式。”她说道,“好吧,邓肯,你到底干还是不干?她必须?#35805;?#26550;,还得让绑架看上去是柯瑞诺家族干的。”

他陷入了沉默,以门塔特的方式研究着她的语气和论断。这个绑架计划显示了她的冷酷,发现她的这?#24187;?#30446;令他震惊。仅仅为了她所说的理由就拿她母亲的生命来冒险?阿丽亚在撒谎。或许有关阿丽亚和贾维德的谣言是真的。这个想法使他觉得腹中出现了一块寒冰。

“干这件事,我只信任你一个人。”阿丽亚说道。

“我知道。”他说。

她把这句话视为他的承诺,对镜中的自己笑了起来。

“你知道,”艾德荷说道,“门塔特看?#35828;?#26041;法是,将每个人都看成一系列关系的组合。”

阿丽亚没有回答。她坐在那儿,突然陷入体内的某种记忆,脸上顿时一片空白。艾德荷转过头来看着她,看到她的表情,不禁感到一阵战栗。她仿佛正在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与他人?#24863;摹?/p>

“关系。”他低声道。

他想:一个人必须摆脱旧的痛苦,就像蛇蜕皮一样。但新的痛苦仍会产生,你只有尽力忍受。政府也一样,甚至教会也是如此。我必须执行这个方案,但不是以阿丽亚所命令的方式。

阿丽亚挺起胸膛,说道:“这段时间里,莱托不该像那样随便出去。我要训斥他。”

“和史帝加在一起也不行?”

“和史帝加在一起也不?#23567;?rdquo;

她从镜子旁站起来,走到艾德荷站着的窗子旁,一只手抓住他的?#30452;邸?/p>

他控制着自?#28023;?#19981;让身体颤抖,并用门塔特的计算能力研究看自己的生理?#20174;Α?#22905;的内心?#34892;?#19996;西令他厌恶。

她内心的东西。

厌恶使他无法看着她。他闻到了她身上化妆品发出的香料味,小禁清了清嗓子。

她说道:“我今天很忙,要检查法拉肯的礼物。”

“那些衣物?”

“是的。他真正要做的和他表现出来的完全不同。此外,我们不能忘了他手下那个巴夏泰卡尼克,他是精通下?#23613;?#21050;杀等一切宫廷暗杀手段的老手。”

“权力有其代价。”他说道,把?#30452;?#20174;她手中挣脱,“但我们仍然有机动性,法拉肯没?#23567;?rdquo;她观察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有时很难看穿他的想法。他所说的机动性仅仅是指军事上的行动自由吗?不一定,阿拉吉斯的生活已经安逸得太久。无处不在的危险磨练出的敏锐嗅觉可能会因为久不使用而生锈退化。

“是的,”她说道,“但我们还有弗瑞曼人。”

“机动性,”他重复道,“我们不能?#26432;?#25104;步兵团。那么做太傻了。”

他的语气惹恼了她,她说道:“法拉肯会使用任?#38382;?#27573;摧毁我们。”

“啊,你说得对。”他说道,“这也是一种机动性,过去我们没?#23567;?#25105;们有道德准则,亚崔迪家族的道德准则。为此,我们总是付出买?#38750;?#32780;敌人是劫掠者。?#27604;唬?#36825;个限制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两家同样灵活,亚崔迪家族和柯瑞诺家族。”

“我们绑架母亲的原因是为了不让她受到伤害,”阿丽亚说道,“我们仍然有自己的道德准则。”

他低头看着她。她知道刺激一个门塔特、让他进行计算的危险。他刚才就计算过她,她?#27604;?#24847;识到了。然而……他仍?#35805;?#30528;她。他一只手拂过眼睛。她看上去多年轻啊。杰西卡夫人是对的:这么多年来,阿丽亚没老一天。她的面?#32943;?#26465;仍然很像她那位比·吉斯特母亲,十分柔和,但她长着一双亚崔迪眼睛——多疑、严厉,像鹰眼。这双眼睛后面隐藏着冷酷的算计。

艾德荷为亚崔迪家族服务许多年了,了解家族的优势与弱点所在。但是阿丽亚体内的这个东西,这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新东西。亚崔迪家族可能会对敌人使用狡诈手?#21361;?#20294;决不会针对朋友和盟军,更不用说针对家人了。亚崔迪家族的行为有?#32454;?#30340;准则:尽最大能力来支持自己的人民,让他们意识到生活在亚崔迪家族的?#25345;?#19979;有多么美好;以坦诚的行为展示自己对朋友的爱。然而,阿丽亚现在的要求是非亚崔迪的。他全身的细胞和神经结构都感觉到了这一点,感觉到了阿丽亚异于亚崔迪的处事态度。

突然间,他的门塔特感觉中枢启动了,他的心智进入了神游物外的计算状态。时间已经不复存在,只有?#20013;?#30340;计算。阿丽亚能看出他在于什么,但已经太晚了。他全身心融入了计算。

计算:他看到杰西卡夫人以一?#20013;?#20551;的生命?#38382;?#29983;活在阿丽亚的意识内。就像他能感觉到死去之前的邓肯·艾德荷永远留在他自己的意识内一样。阿丽亚是一个出生前就有记忆的人,所以拥有这种意识,而他是因为特雷亚拉克斯?#35828;脑?#29983;箱。但是,阿丽亚没有与体内的杰西卡接触,阿丽亚完全被体内另一个虚假生命控制了,这个生命排斥了其他生命。

堕入魔道!

异化!

畸变恶灵!

他接受了计算结论,这是门塔特的方式。他转而考虑问题的其他方面。亚崔迪家族所有的人都集中在这颗行星上。柯瑞诺家族会冒险从太空中发动攻击吗?他的心智中闪现出那些为所有人所接受的协定,正是这些协定结束了原始的战争:

一、在来自太空的攻击面前,所?#34892;行?#37117;是脆弱的。因此,每个大家族都在自己的行星之外设置了报复性武器。法拉肯?#27604;?#30693;道,亚崔迪家族同样不会忽略这项最基本的预?#26469;?#26045;。

二、屏蔽场可以完全阻挡非原子武器的冲击和爆炸,这正是白刃战重新回归的原因。但步兵团有其局限。就算柯瑞诺家族将他们的萨督卡恢复到阿拉肯战役前的水?#21073;?#20182;们仍然不是狂暴凶狠的弗瑞曼?#35828;?#23545;手。

三、行星采邑制度永远处于技术的威胁之下,但是巴特兰圣战的影响一直?#26377;?#33267;今,起到了?#31181;?#20316;用,使技术无法不受约束地发展下去。埃克恩、特雷亚拉克斯?#25512;?#20182;一些边缘世界行星是这种威胁的惟一来源,但与帝国内其他行星的联合力?#32943;?#27604;,这些技术型世界的力量是脆弱的。巴特兰圣战的影响不会中断,所以各大家族不会发展出机械化战争所需要的庞大的技术阶层。在亚崔迪帝国中,技术阶层受到严密控制。整个帝国维持着稳定的封建体系,要向新边疆——新行星——扩张,采邑体系是最好的社会结构。

邓肯的门塔特意识不断接受着来自记忆数据的冲击,完全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影响。他计算出柯瑞诺家族不敢进行非法的原子弹攻击。通过肉体计算这一主要分析手?#21361;?#20182;得出了这个结论,结论的关键论据是:帝国掌握的原子武器相当于其他各大家族原子武器的总和。一旦柯瑞诺家族违反协定,至少有一半的大家族会不假思索地立即反击。无需亚崔迪家族开口提出请求,他们的行星外报复性武器系统就将得到各大家族压倒性打击力量的支援?#24535;?#23558;使各大家族紧紧团结在一起。萨鲁撒·塞?#33633;?#26031;行星和它的盟军将在一片炽热的烟尘中化为乌?#23567;?#26607;瑞诺家族不会冒这种灭族的风险。他们无疑会信守协定:原子武器的存在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当人类受到其他智慧生命体的攻击时用来保卫自己。

计算得出的想法极为清晰,令人信服,没有任何模糊之处。阿丽亚选择绑架她母亲是因为她被异化了,不再是一个亚崔迪。柯瑞诺家族确实是个威胁,但不是阿丽亚在国务会议中所宣扬的那种威?#30149;?#38463;丽亚想除去杰西卡夫人,是因为比·吉斯特的智慧早已看到了他现在才看到的东西。

艾德荷摇了摇头,脱离了门塔特意识。他这才看到站在他面前的阿丽亚,脸上一副冷冷的表情,打量着他。

“你难道不想直接把杰西卡夫人杀掉吗?”他问道。

他锐利的眼睛捕捉到了对方脸上一闪而逝的一?#32943;?#24742;,但阿丽亚立?#20174;?#24868;怒的声音掩饰道:“邓肯!”

是的,这个异化的阿丽亚更希望直接弑母。

“你是害怕你母亲,而不是为她担心。”他说道。

她紧盯着他的?#25239;?#27809;有任何变化。“我?#27604;?#23475;怕。她把我报告给了姐妹会。”

“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比·吉斯特最大的诱惑是什么吗?”她向他走近,眼睛透过睫毛充满诱惑地看着他,“为了那对双胞胎,我需要保持力量,随时戒备。”

“你刚才说到比·吉斯特姐妹会的诱惑。”他说道,保持着门塔特平静的语气。

“这是姐妹会隐藏的最深的秘密,她们最?#24535;?#30340;秘密。就是因为这个,她们才称我为恶灵。她们知道她们的禁令对我没有约束力。诱惑——她们说的时候总会用更强调的说法:巨大的诱惑。你知道吗,我们这些接受比·吉斯特训练的人可以影响我们体内的酶平衡。它可以保持青春——比香料的功能强得多。如果很多比·吉斯特同时这么做,你能想像后果吗?别人会发现的。我相信你能计算出我话中的真实性。香料使我们成了这么多阴谋的目标,因为我们控制了一种能延长生命的物质。如果大家知道比·吉斯特控制了一种更加?#34892;?#30340;秘密,会怎么样?你?#27604;?#30693;道!没有一个圣母是安全的。绑架和折磨比·吉斯特将成为最普遍不过的事。”

“而你已经?#36842;?#20102;酶平衡。”这是一句陈述,而不是一个问题。

“所以我公然挑衅了姐妹会!我母亲对姐妹会的报告将使比·吉斯特成为柯瑞诺家族不可动摇的盟友。”

花言巧语,他想。

他反驳道:“但是,她是你的母亲,绝不会反过来对付你。”

“她在成为我母亲之前很久就是个比·吉斯特,邓肯。她?#24066;?#22905;的儿子,我的哥哥,进行高?#21453;?#27979;试!她安排了测试!而且知道他可能在测试中死去!比·吉斯特一向重视功利,不看重其他一?#23567;?#21482;要她觉得这种做法对姐妹会最有利,她就会反过来对付我。”

他点?#35828;?#22836;。她很有说服力。这是个让他难过的想法。

“我们必须掌握主动,”她说道,“主动权是我们最锋利的武器。”

“葛尼·哈莱克是个问题。”他说道,“我非得杀了我的老朋友吗?”

“葛尼去了沙漠,做一些间谍工作。”她说道,她知道他早就得知了这个情况,“他远离了这个事件,他很安全。”

“太奇怪了,”他说道,“卡拉丹的摄政总督在阿拉吉斯做间谍。”

“为什么不呢?”阿丽亚问道,“她是他的爱人——即使现实中不是,在他的梦中也是。”

“是的,?#27604;弧?rdquo;他不知道她是否听出了他的言不由衷。

“你什么时候绑架她?”阿丽亚问道。

“你最?#35980;?#35201;知道。”

“是的……是的,我明白。你会把她关在什么地?#21073;?rdquo;

“关在?#20063;?#21040;的地方。相信我,她不会在这里威胁你了。”

阿丽亚眼中的?#32769;?#32477;不会被误认为其他表情。“但是在哪儿……”

“如果你不知道,必要时你可以在真言师面前诚实地回答说,你不知道她被关在哪儿。”

“哦,很聪明,邓肯。”

现在她相信我了,相信我会杀了杰西卡夫人,他想。随后他说道:“再见,亲爱的。”

她没有听出他话中诀别的意味,在他离开时甚至还吻了吻他。

穿越如同穴地般错综复杂的神庙走廊?#20445;?#33406;德荷一直在揉他的眼睛。特雷亚拉克斯的眼睛也会流泪。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七星彩开奖直播竟彩网 斯诺克英锦赛2018转播 免费彩金捕鱼 甘肃快三专家今天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红球奇偶走势图 美女猜拳真人游戏 传奇彩票群 赚钱效应通达信 广西快乐双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