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18章

一个?#35828;?#29983;命,像一个家庭或一个民族一样,最终只能靠记忆延续下去。我的人民必须认识到这一点,这是他们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人类就像是一个有机体,通过?#20013;?#30340;记忆,在潜意识库中存储越来越多的经验,以此应对一个不断变化的宇宙。但是,多数被存储的经验在意外事件中丢失了,我们称这些事件为“命运”。多数经验无法整合,并入人类的进化,与人类融为一体,因而在人类所遭遇的无数变化中被遗忘了。人类这一物?#21482;?#24536;却!而这正是科维扎基·哈得那奇的特殊价值所在,比·吉斯特从未怀疑过的价值:科维扎基·哈得那奇不会忘却!

——《莱托之书》哈克·艾尔-艾达

史帝加无法解释,但他被莱托不经意间的那句话大大震动了。穿过沙漠回到泰布穴地的途中,莱托的话深深地植入了他的意识中,比莱托在“仆人”上说的任何话更能引起他内心的反响。

的确,这一年,阿拉吉斯的女人分外美丽,小伙子也是。他们的?#25104;?#32768;着富含水分的光芒。他们的眼睛大而明亮。他们展示着不受蒸馏服和蛇形集水管掩盖的身材。他们甚至经常在旷野中也不穿蒸馏服,而更愿意穿上新式服装,举手投足间,显示着?#36335;?#19979;年轻柔韧的身段。

与人体风景相映衬的是阿拉吉斯美丽的自然景观。和以前相比,人们的目光现在经常被棕红色岩石中夹杂的嫩叶所吸引。一直保持着岩洞文化,在所有出入口安装水汽密封条和捕风器的古老穴地,现在正蜕变成通常由泥砖建成的开放式村庄。泥砖!

为什么我巴不得看到那些村庄毁掉?史帝加陷入了?#20102;跡?#24046;点绊了个跟头。

他知道自己属于即将灭绝的那一群人。老弗瑞曼人惊讶于发生在他们行星上的奢侈——水被浪费在空气中,仅仅是为了塑成盖房用的砖头。一家人用的水足够整个穴地用上一年。

新式建筑竟然还有透明的窗户,太阳的热?#38752;梢越?#20837;屋内,蒸发屋内人身上的水分。这些窗子还对外敞开着。

住在泥砖屋子里的新式弗瑞曼人可以向外看到自然风光。他们不再蜷缩在穴地之内。时时能看到新的景观,新的想像力也就被激发了。史帝加能感觉到这一?#23567;?#26032;的景观让弗瑞曼人有了全新的空间观念,使他们与帝国其他地方的人有了密切联系。过去严酷的自然环境将他们束缚在水分稀缺的阿拉吉斯,使他们无法像其他行星上的居民一样胸怀开放。

史帝加能感觉到这些变化,这些变化时时与他内心深处的疑虑和不安发生剧?#39029;?#31361;。在过去,弗瑞曼人几乎不会考虑离开阿拉吉斯,到一个水源充足的世界去开始新的生活。他们甚至被剥夺了梦想逃亡的权利。

他看着走在他前面的莱托,年轻的后背在他眼前运动着。莱代刚才提到对星际移民的限制。是的,对于绝大多数世界的人来说,限制移民是一贯的事实,即使对那些允许人们抱有移民外星的幻想、以此充当人民发泄不满情绪的安全阀的行星来说也同样如此。但在这方面,过去的阿拉吉斯最为极端。无法向外发展的弗瑞曼人只好走向内部,禁锢在自己的思想中,就像被禁锢在岩洞内一样。

“穴地”这个词,本意是遭遇麻烦时的避难所,但在现实中,它却成了监狱,监禁着整个弗瑞曼民族。

莱托说的是事实:穆哈迪改变了这一?#23567;?/p>

史帝加感到了失落,他能感到他的古老信仰在破碎。新的外向?#36884;?#35266;使生命产生了逃离这个容器的愿望。

“今年的姑娘们可真漂亮啊。”

“古老的规矩(我的规矩!他承认)迫使他的人民忽?#36816;?#26377;的历史,除了那些有关他们苦难的回忆。只有苦难才能进入他们的内心。老弗瑞曼人读到的历史只是他们可怕的迁徙过程,从一次?#32676;?#21040;另一次?#32676;Α?#36807;去的行星政府忠实地执行了旧帝国的政策,压制创造力和任何形式的发展与进化。对于旧帝国和掌权者来说,?#27604;?#24847;味着危险。

史帝加猛然间意识到,阿丽亚设定的道路同样危险。

史帝加再次被绊了一下,拉在莱托身后更远了。

在古老的规矩和宗教中,没有未来,只有无尽的现在。在穆哈迪之前,史帝加看到弗瑞曼人被塑造成只相信失败,不相信有成功的可能性。好吧……他们相信列特-凯恩斯,但是他设定了一个四十代的时间表。那不是什么成功;他现在才意识到,那个梦想只是另一?#20013;?#24335;的由外向内,转入内心世界。

穆哈迪改变了这一切!

在圣战中,弗瑞曼人知道了很多关于老帕迪沙皇帝沙德姆四世的事,这位柯瑞诺家族第八十一任皇帝占据着黄金狮子?#39318;?#25511;制着帝国所属的无数个世界。对他来说,阿拉吉斯是一个试验场,测试种种有可能运用于整个帝国的政策。他在阿拉吉斯上的行星总督一直在利用弗瑞曼?#35828;?#24754;观主义来稳固他的?#25345;巍?#24343;瑞曼人被教导成认为自己是一群没有希望的人,也不会有任何外来的救星。

“今年的姑娘们可真漂亮啊。”

看着莱托远去的背影,史帝加想,这个年轻人是如何让他产生这些想法的——而且仅凭一句?#27492;?#31616;单的话。就因为这句话,史帝加开?#21152;?#19968;种全新的眼光审视阿丽亚和他自己在国务会议中所扮演的角色。

阿丽亚?#19981;?#35828;古老的规矩改变起来很慢。史帝加承认她的话让自己莫名其妙地感到安心。变化是危险的。发明必须被压制。个?#35828;?#24847;志必须被?#31181;啤?#38500;了压制个人意志外,教会还有其他功用吗?

阿丽亚一直说,公开竞争的机会必须被减少到适于管理的限度。这就意味着要用?#38469;?#26469;限制人民。过去,?#38469;?#23601;是这样为?#25345;?#32773;效劳的。任何得到开发许可的?#38469;?#37117;必须植根于传?#22330;?#21542;则……否则……

史帝加再次被绊了一下。他来到水渠边,见莱托在水流边的一溜儿杏树下等着他,脚在没?#34892;?#21098;、自由生长的草地上蹭来蹭去。

自由生长!

我应该相信什么?史帝加?#39318;?#24049;。

他这一代的弗瑞曼人相信,任何人都必须透彻地了解自己的极限。在一个封闭社会中,传统是最重要的控制元素。人们必须了解各种限制:时代的限制、社会的限制和领地的限制。一切思想都必须以穴地为依归,这难道有什么错吗?每个?#35828;?#25152;有选择都必须限于一个封闭的圈子:家庭的圈子、社区的圈子,做出任何决定都必须有上位者的指导。

史帝加停住脚步,目光越过树林看着莱?#23567;?#24180;轻人站在那儿,笑着向他点点头。

他知道我脑海中的风暴吗?史帝加想着。

这个弗瑞曼老耐布极力回归到弗瑞曼?#35828;?#31348;地传?#25104;稀?#29983;活的任?#25105;幻娑夹?#35201;一个早经确定的模式,这个模式是封闭的,大家熟知的,知道怎么做会成功,怎么做会失败。生活有模式,同样的模式扩展到社区,到更大的社会,直到最高政府。这就是穴地的模式,还有它在沙漠中的对应物?#21512;?#32993;露。巨大的沙虫无疑是最令人?#27425;?#30340;生物,但当它受到威胁?#20445;?#23427;同样会躲到深不可测的地底深处。

变化是危险的!史帝加告诫自己。保持不变和稳定才是政府的正确目标。

但是,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们是那么美丽。

他又开始行走,向莱托右方的穴地通道前进。年轻人走过来,截住了他。

史帝加提醒自己,穆哈迪说过:和个体生命一样,社会、文明和政府?#19981;?#29983;老病死。

不管危险与否,变化总是存在的。美丽的年轻弗瑞曼人知道。他们向外看,看到了它,并且为变化做好了准备。

史帝加被?#38887;?#20303;脚步。要么停止,要么绕过莱?#23567;?/p>

年轻人严肃地盯着他,说道:“你懂了吗,史帝加?#30475;?#32479;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它不是至高无上的指路明灯。”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浙江11选5玩法技巧 北京快三计划 杭州股票融资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 1000捕鱼游戏程序 淘宝快3属于什么 澳洲幸运10官网 2004年排列五走势图 奔驰宝马线上娱乐网站 女主穿越重生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