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16章

任何人都能识别出暴行,无论是受害者和作恶者,无论距离远近。暴行没有借口,没有可以用来辩解的理由。暴行从不平衡或是更正过去。暴行只能武装未来,产生更多暴?#23567;?#23427;能自我繁殖,像最野蛮的乱伦。无论制造暴行的人是谁,由此暴行繁殖出的更多暴行也应该由他负责。

——《穆哈迪外传》哈克·艾尔-艾达

刚过正午,多数朝圣者都躲在能找到的任何阴凉处,尽量让身体放松,并喝下能找到的所有饮品。传教士来到阿丽亚神庙下方的大广场上。他的手搭在领路?#35828;?#32937;膀上,那个年轻的阿桑·特里格一在传教?#31185;?#21160;的长袍下方的口袋内,放着他在萨鲁撒·塞埭达斯行星上用过的黑纱面具。面具和那个孩子所起的作用完全一样?#20309;?#35013;。一想到这个,他就不禁想发笑。只要他仍然需要眼睛的代用品,别人对他身份的怀疑就会继续存在。

让神话滋长,但不能消灭怀?#26705;?#20182;想。

一定不能让人发现那面具只是一块布,而不是埃克恩?#35828;?#21046;品。他的手也不能从阿桑·特里格瘦弱的肩上挪开。一旦别人看到传教士像长了眼睛般行走,尽管他的双眼是两?#24187;?#26377;眼珠的眼窝,人们的怀疑仍然会彻底打消。他所培养的小小希望就会破灭。每一大,他都在祈祷发生改变,被某个他没有料到的东西绊倒,但对他来说,即使是萨鲁撒·塞康达斯行星也是一块他熟知每个细节的鹅卵石。没有改变;也发生不了改变……还没到时间。

很多人注意到了他经过商店和拱廊时的动作。他的头从一边转到另一边,时不时锁定在一道门廊或一个人身上。他头部的动作并不总像个盲人,这也有助于神话的传播。

阿丽亚?#30001;?#24217;城垛的开口处观察着。她观察下方极远处那张满是疤痕的脸,寻找着迹象——透露出身份的明确迹象。每个谣言都报告给了她。每个?#20081;?#35328;都带来了恐惧。

她曾以为自己下达的将那个传教士逮捕起来的命令会是个秘密,但现在,它成了一条?#20081;?#35328;,回到了她身边。即使在她的卫兵中,也有人无法保守秘密。她现在只希望卫兵能执行她的新命令,不要在公开场合逮捕这个穿着长袍的神秘人物,人们会看到这个行动,并把消息传播开来。

广场上炎热异常。传教士的年轻向?#23478;?#32463;把长袍前襟的面罩拉了起来,遮在鼻梁上,只露出黑色的双眼和消瘦的额头。面罩下蒸馏服的集水管在面罩上形成了一个凸起。这告诉阿丽亚他们来自沙漠。他们藏在沙漠的什么地方?

传教士没有用面罩来抵御灼热的空气,连蒸馏服上的集水管都散在胸前。他的脸暴露在阳光和从广场地砖上升腾而起的一阵阵无形的热浪?#23567;?/p>

神庙的?#28363;?#19978;,九个朝圣者正在举行告别仪式。广场上的阴影中可能还站着五十来人,多数是朝圣者,正在虔诚地以教会规定的各种方式苦行赎罪。旁观者中?#34892;?#20351;,还有几个没有赚够的商人在炎热中继续进行交易。

站在开口处看着他们的阿丽亚觉得自己快被炎热吞没了。她知道,自己正陷于意识思索和肉体感知的矛盾之?#23567;?#36807;去,她经常看到她哥哥落入其中无法自拔。想和她体内生命商量的冲动时时诱惑着她,如同不祥的嗡?#26494;?#30424;桓不去。男爵就在那儿,随时响应她的呼唤,但只要她无法做出理智的判?#24076;?#19981;知发生在身边的事究竟属于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时,他就会利用她的恐惧。

如果那下面的人是保罗呢?#20811;首?#24049;。

“胡扯!”她体内的声音说道。

但是,有关传教士言行的报告是毋庸置疑的。保罗难道想拆毁这座以她的名字为基础的大厦?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恐惧便?#21487;?#22905;心头。

但是,为什么不呢?

她想起了今天早晨在国务会议的发言,当时,她对伊如兰大发?#20570;?#21518;者坚持要接受柯瑞诺家族送来的服装。

“有什么关系?和往常一样,所有?#36879;?#21452;胞胎的礼物都会彻底检查。”伊如兰申辩道。

“如果我们发现这份礼物没有害处,该怎么办?”阿丽亚叫喊道。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才是她最担心的:发现礼物没有危险。

最终,她们接受了精美的衣物,开?#32487;?#35770;另一个议题:要给杰西卡夫人在国务会议中留个位置吗?阿丽亚设法推迟了投票。

向下望着传教士时,她想的就是这些事。

另外,发生在她教会内的?#20081;?#20687;他们对这个行星造成的变化一样。沙丘曾经像征着无尽沙漠的力量。从物质上看,这一力量确实缩小了,但有关沙丘的神话正在迅速增长。这颗行星上,惟一原封不动的只有“沙海”,伟大的沙漠之母,它的边缘被荆棘丛包围着,弗瑞曼人仍然称之为夜之女王。荆棘丛之后蜿蜒着绿色的山包,向下俯视着沙漠。所有山丘都是人造的。,每一座都是由像爬虫般工作着的?#20984;?#22534;积而成。阿丽亚这种在沙漠中长大的人很难接受这些山丘上的绿色。在她和所有弗瑞曼?#35828;?#24847;识中,沙海仍然控制着沙丘,永不放松。一闭上眼睛,她就能看到那片沙漠。

在沙漠的边缘能看到青翠的山包,沼泽向沙漠伸出了绿色的爪子——但是沙海仍然和以往一样强大。

阿丽亚摇了摇头,向下盯着传教士。

他已经走上?#26494;?#24217;前的第一级台阶,转过身去,看着空旷的广场。阿丽亚按下身旁的一个按钮,将下方的声音放大。她觉得自己很可怜,一个人孤零零地困在这里。她还能信任谁?史帝加算一个,但他已经被这个瞎子污染了。

“你知道他怎么数数吗?”史帝加问过她,“我听过他数钱付给他的向导。对于我这双弗瑞曼耳朵来说,他的声音很奇怪,有点吓人。他是这么数的:shuc、ishcai、qimsa、chuascu、picha、sucta,等等。我只在很早以前的沙漠里听到过这种数法。”

听到他这番话后,阿丽亚知道她不能派史帝加去完成那个必须完成的任务。哪怕是那些将教会最微弱的暗示视为绝对命令的侍卫们,她也必须慎之又慎。

他在下面干什么呢,那个传教士?

广场周围遮阳篷和街道拱廊下的市场还是那副俗丽的老样子,展台上摆着商品,只有几个男孩在看。只有为数不多的商人还醒着,嗅着来自穷乡僻壤的香料或听着朝圣者钱包里的叮当声。

阿丽亚研究着朝圣者的后?#22330;?#20182;似乎准备开始演说,但又有点迟疑不决。

为什么我要站在这儿看着那具老旧残破的躯壳?#20811;首?#24049;。下面那个废物不可能是我哥哥的“圣躯”。

愤怒与绝望充斥了她的心。她怎么才能弄清这个传教士的真相,怎么才能在不深?#31354;?#30456;的?#30116;?#19979;弄清真相?#31354;?#26159;为?#23547; ?#23545;这个异教徒,她只能流露出一点点兴趣,不敢表现得太过好奇。

伊如兰同样感觉到了这?#20013;?#24369;。她丧失了她始终保持的比·吉斯特的镇定自若,在国务会议上尖叫起来:“我们丧失了视自?#20309;?#27491;义的自信的力量。”

甚至史帝加都被她的话震动了。

贾维德让他们重新恢复了理智:“我们没时间理会这种废话。”

贾维德是对的。他们怎么评价自?#20309;?#20851;紧要,重要的是帝国的权力。

但是,恢复镇定的伊如兰变得更具摧毁力:“我告诉你们,我们已经丧失了某种?#20937;?#37325;要的东西。失去它之后,我们丧失了做出明智决策的能力。我们鲁莽地做出一个个决定,像鲁莽地冲向敌人一样。要不然就是等待,也就是放弃决定,让其他?#35828;?#20915;定来推动我们。我们难道忘了吗?目前这?#27801;?#27969;的制造者是我们。”

而这一切争论都是从是否接受柯瑞诺家族的礼物这件小事开的头。

必须除掉伊如?#36857;?#38463;丽亚暗自决定。

那个老人在下面等什么呢?他自称传教士,为什么不传教?

伊如兰对我们的决策的指责是错误的,阿丽亚对自己说道,我仍然可以做出正确的决策!掌握生杀大权的人必须做出决定,否则就会成为玩偶。保罗过去总是说,静止不动是最危险的,变动不止才是永恒。变化是最重要的。

我会让他们看到变化!阿丽亚想着。

传教士举起双臂,做出?#36879;?#30340;姿态。

还在广场的人靠近了他,阿丽亚能感觉到,他们的行动犹豫小决。是的,因为有谣言说,传教士已经引起阿丽亚的不悦。她同身旁的扬声器俯下身去。扬声器里传来广场上人群的?#24615;由?#39118;声,还有脚底摩擦沙子的声音。

“我给你们带来了四条信息!”传教士说道。

他的声音在阿丽亚的扬声器中轰鸣,她关小?#26494;?#38899;。

“每条消息?#36879;?#26576;个特定的人。”传教士说道,“第一条信息?#36879;?#38463;丽亚,这个世界的领主。”他指了指身后神庙的观察孔,“我给她带来了一个警告:你把时间的秘密缠在腰带内,你出售了你的未来,得到的只是一个空钱包!”

他好大的胆子。阿丽亚想。但是他的话让她全身僵硬,无法动弹。

“我的第二条信息,”传教士说道,“?#36879;?#21490;帝加,弗瑞曼的耐布。他相信他能将部落的力量转变为帝国的力量。我警告你,史帝加:对一切创造性活动而言,最大的危险,就是僵硬的道德规范。它会毁了你,让你流离失所!”

他太过分了!阿丽亚想着,我必须派卫兵去,不管会产生什么后果。但是她的手仍然垂在身侧,没有任何动作。

传教士转过身来,看着神庙,向上爬了一级台阶,随后重?#20262;?#36523;面对着广场,左手始终搭在向导肩上。他大声说道:“我的第三条信息?#36879;?#20234;如兰。公主,没人能忘记自己遭到的羞辱。我告诫你,设法逃走?#26705;?rdquo;

他在说什么?阿丽亚?#39318;?#24049;。我们确实要整整伊如?#36857;?#20294;是……为什?#27492;?#35201;警告她逃走呢?我刚刚才做出这个决定!一阵恐惧侵袭了她的全身。传教士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第四条消息?#36879;?#37011;肯·艾德?#26705;?rdquo;他叫喊道,“邓?#24076;?#20320;接受的教育让你相信?#39029;?#21487;以换来?#39029;稀E叮?#37011;?#24076;?#19981;要相信厉史,因为历史是由金钱推动的。邓?#24076;?#25688;下你的绿帽子,做你认为最正确的事。”

阿丽亚咬着她右手的手?#22330;?#32511;帽子!她想伸手按下传唤侍卫 的按钮,但是她的手拒绝移动。

“现在我将对你们传教,”传教士说道,“这是来自沙漠的布道。我想让穆哈迪教会的教士,那些用武器传教的人听听我的布道。?#21486;?#20320;们这些相信既定命?#35828;?#20154;!但你们是否知道既定的命运也?#34892;?#24694;的?#24187;媯?#20320;们声称生活在穆哈迪的保佑下是件幸事,我说你们已经?#28796;?#20102;穆哈迪。在你们的宗教中,神圣已经取代了爱!你们会遭到沙漠的报复!”

传教士低下头,?#36335;?#22312;祈祷。

阿丽亚感觉自己在颤抖。上帝啊!那个声音!长年的炎?#30830;?#27801;使它变得沙哑了,但它仍?#32433;?#30528;保罗声音的痕迹。

传教士再次抬起头。低沉的声音在广场回荡,更多的人被这个来自过去时代的怪人吸引着聚到了广场上。

“书上是这么记载的!”传教士叫道,“那些在沙漠边缘祈求露水的人会带来洪水!理智无法使他们逃脱灭亡的命运!因为他们的理智诞生于骄傲。”他降低声音,“据说穆哈迪死于预测未来,未来的知识杀死了他,使他越过了现实宇宙,进入了秘?#22330;?#25105;告诉你们,这都是虚幻。想法不能脱离物?#35782;?#23384;在,它们不能脱离你们的身体做出任何实事。穆哈迪自己说过他没有魔法,无法为宇宙编码解码。不要怀疑他。”

传教士再次举起双臂,声音洪亮。“我警告穆哈迪的教会!悬崖上的火会焚烧你们!自我欺骗的人终将被谎言毁灭。兄弟的鲜血无法被清除。”

他放下手臂,找到他年轻的向导。没等呆若木鸡的阿丽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已经离开了广场。好一个无所畏惧的异教徒!肯定是保罗。她必须警告她的侍卫,不能在公开场合对传教士下手。下方广场上的迹象肯定了她这一想法。

尽管他宣扬的是异教,但下面没人阻拦传教士离去。没有神庙的卫兵追赶他,也没有朝圣者想要阻止他。好一个魅力非凡的瞎子!每个看到或听到他的人都感到了他天启般的力量。

天虽然很热,但阿丽亚突然间感到了一阵寒意。她感到自己抓住帝国,像抓住一个?#34892;?#30340;东西一样,但她的力量是那么脆弱,随时可能失手。她抓紧观察孔,好像这样就能更紧地将权力抓在自己手?#23567;?#36825;种权力是多么脆弱啊。立法会、宇联公司和弗瑞曼军团形成权力的轴心,躲在暗处施展力量的还有宇航公会和比·吉斯特姐?#27809;帷?#36824;有技术的发展,哪怕这种发展来自人类最遥远的边疆,?#19981;?#23545;权力发生影响。就算?#24066;?#22467;克恩和特雷亚拉克斯的工厂放手生产,仍然无法完全释放技术发展带来的压力。此外,柯瑞诺家族的法拉?#24076;?#27801;德姆四世的继承人,一直在旁虎视眈眈。

失去了弗瑞曼人,失去了亚崔迪家族对香料的垄断权,她将失去对权力的绝对控制。所有力量都将瓦解。她能感到权力正从她手中溜走。人们听从这个传教士。除掉他将是危险的,然而让他像今天这样在她的广场上继续布道也同样危险。她已然看到了失败的征兆,也很清楚发展趋势。比·吉斯特早已将这个发展模式及应对之策编撰成?#27169;?/p>

“在我们的宇宙中,数量巨大的人民被一小股强大力?#20811;持?#26159;司空见惯的。在此,我们提出导致人民起而反抗?#25345;?#32773;的主要条件——

“一、当他们找到一个领袖时。这是对权力最致命的威胁。当权者必须将能?#24576;?#20219;群众领袖的人控制在自己手?#23567;?/p>

“二、当他们意识到权力链条的各个?#26041;?#26102;。使人民保持愚昧,看不到这些?#26041;凇?/p>

“三、当他们怀有从奴役中逃脱的希望时。永远不能让人民相信存在逃脱的可能性。”

阿丽亚摇了摇头,感到自己的脸颊随着摇头这个动作而颤抖。她的人民中已经出现了这些迹象。散布在帝国各处的间谍给她的报告无不证实了她的猜测。无休无止的弗瑞曼圣战的影响无处不在。只要是“宗教利剑”挥到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就会出现被压?#35753;?#26063;的种种态度?#33322;?#24515;重重、不忠不实、难以捉摸。权力机构——?#25269;?#19978;就是教会权力机构——慢慢成了憎恶对象。?#21486;?#26397;圣者仍然蜂拥而来,他们中的某些人可能真的非常虔诚。但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除了朝圣之外,朝圣者还有别的目的。最常见的就是寻求一个确定的前程。表示了顺从之后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权力,这种权力可以轻易地转变成财富。从阿拉吉斯?#31095;?#23478;乡后,他们就能获得新的权力和社会地位,可以做出对自己回报?#22982;?#30340;经济决策,而对他们的故乡世界却不敢有半句怨言。

阿丽亚知道一个风靡一时的?#27836;錚?ldquo;你能在一个从沙丘星带回家的空钱包中看到什么?”答案是:“穆哈迪的眼睛(火钻石)。"

压制社会不安定因素的传统手法浮现在阿丽亚的意识中:必须让人民明白,与权力作对永远会遭到?#22836;#?#24110;助?#25345;?#32773;的行为一定会得到重奖。皇家军队必须随机地进行换防。摄政女?#35782;?#28508;在反抗者的镇压必须准确地把握?#34987;?#35753;反抗者措手不?#21834;?/p>

我失去对准确?#34987;?#30340;悟性了吗?#20811;?#24819;着。

“这是多么无聊的猜测啊。”她体内的一个声音道。她感到自己平静了一些。是的,男爵的计划非常好。除去杰西卡夫?#35828;耐?#32961;,同时嫁祸于柯瑞诺家族。好主意。过一阵子再来对付这个传教士。她了解他的立场是什么,他代表着什么。他是狂放不羁的远古精神,活生生的异教徒,根植于她正统?#25345;?#20043;外的沙漠。这是他的力?#20811;?#22312;,和他是不是保罗无关……只要人们有这?#21482;?#30097;就?#23567;?#20294;阿丽亚的比·吉斯特能力告诉她,传教士的力量中也埋藏着他的弱点。

我们会找到传教士的弱点。我要派间谍盯着他,每时每刻。一旦?#34987;?#26469;临,我们将让他身败名裂。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跪求真实网上赚钱 325棋牌捕鱼游戏平台 怎么合买大乐透 港澳梭哈 528千炮捕鱼下载 北京快三开奖网址 机选20选5 双色球复式2017137 篮球比分雷速 福彩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