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特区七星彩论坛最新

科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沙丘之子 >

第14章

这是穆哈迪的成就:他将每个?#35828;?#28508;意识都视为未经开掘的记忆库,保存在其中的记忆可以追溯到形成我们共同基因的最初的细胞。他说,我们每个人都能衡量出与那个共同起源的距离。看到这一点并说出这一点之后,他做出了大胆的决定。穆哈迪承担起了整合基因记忆、让它不断进化的任务。于是,他撕破了时间的面纱,使过去与未来融为一体。这就是穆哈迪传承给他儿子和女儿的创造力。

——《阿拉吉斯的圣经》哈克·艾尔-艾达

法拉肯大步行走在他祖父?#20351;?#20869;的花园里,萨鲁撒·塞康达斯行星上的太阳升高至正午位置,他的影子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短。他必须得尽量迈开步子才跟得上他身旁的高个子巴夏。

“我还有疑虑,泰卡尼克。”他说道,“哦,宝座对我?#24418;?#24341;力,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我还有更多的爱好。”

刚刚与法拉肯母亲激烈辩论过的泰卡尼克扭头看着他身边的王子。随着十八岁生日的来临,小伙子的肌肉正越来越结实。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体内文希亚的成分越来越少,而老沙德姆的影子却越来越强。老沙德姆喜爱自己的私人嗜好,胜于承担皇室的职责。这一点使他的统治手段变得越来越软弱,最后使他丢掉了皇位。

“你必须做出选择。”泰卡尼克说道,“哦,当然,你无疑会有时间满足其他?#25215;?#29233;好,但是……”

法拉肯咬了咬他的下嘴唇。他到这儿来?#34892;?#30340;任务,但他觉得?#34892;?#27844;气。他宁愿回到那片岩石圈起来的土地上,沙鲑的试验正在那儿展开。这是个具?#24418;?#38480;潜力的项目:从阿拉吉斯手中争夺香料?#31302;?#26029;权。那以后,什么都可能发生。

“你确信那对双胞胎会被……除掉?”

“没有什么能百分之百确定的,我的王子,但是前景不错。”

法拉肯耸了耸肩。暗杀是皇?#30097;?#27963;中的一部分。他们的语言中充满了各式除去重要人物的微妙的表达方式,只需一个简单的?#35270;?#23601;能让人知道是在饮料中下毒还是在食物中下?#23613;?#20182;猜那对双胞胎会被毒药除掉。这不是个令人愉快的想法。无论从?#22982;?#38754;来说,那对双胞胎都是两个有趣的人。

“我?#28508;?#39035;搬到阿拉吉斯去吗?”法拉肯问道。

“到风口浪尖上,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泰卡尼克觉得,法拉肯似乎在回避?#25215;?#38382;题。不知这些问题到底是什么。

“我很不安啊,泰卡尼克。”法拉肯说道,他们绕过一处长着灌木丛的角落,朝着被巨大的黑色玫瑰包围的喷泉走去。灌木丛后传来园丁们修剪枝条的声音。

“什么?”泰卡尼克立即问道。

“有关,嗯,你加入的宗教……”

“这?#30343;?#20040;奇怪的,我的王子。”泰卡尼克说道,他希望自己的声音仍然能保持镇定,“这种宗教和我这个战士很?#21999;洹?#23545;萨督卡来说,这是一种非常合适的宗教。”至少这后句话是真的。

“是的……但我的母亲?#28304;?#24863;到异常兴奋。”

该死的文希亚!他想,她的举动引起了她儿子的怀疑。

“我不管你母亲想什么,”泰卡尼克说道,“一个?#35828;?#23447;教观是他自己的私事。或许她从中看到了?#25215;?#26377;助于你登上皇位的东西。”

“我也是这么想的。”法拉肯说道。

哈,好个敏锐的小伙子!泰卡尼克想。他说道:“你自己去体会体会那种宗教吧;你马上就会明白我为什么选择它。”

“可那是……穆哈迪那一套呀。他毕竟是亚崔迪家族的人。”

“我只能说上帝的行事方式是凡人所无法了解的。”泰卡尼克说。

“我明白了。告诉我,泰卡尼克,为什么刚才你要我和你一起散步呢?马上到正午了,这个时候你通常都会奉我母亲的命令去什么地方办事。”

泰卡尼克在一张石?#26159;巴?#20303;脚步,石凳面对喷泉以及喷泉后的大玫瑰。水声抚慰着他,当他开口说话?#20445;?#20182;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喷泉上。“我的王子,我做了一些你母亲不?#19981;?#30340;事。”他暗自想道:只要他相信了这个,她那该死的安排就有可能成功。泰卡尼克实在是希望她的安排会失败。把那个该死的传教?#30475;?#21040;这儿来。她简直疯了。那么大的投入!

泰卡尼克保持着沉默,?#21364;?#30528;。法拉肯问道:“好吧,你干了什么,泰卡尼克?”

“我带来了一位占梦者。”泰卡尼克说道。

法拉肯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34892;?#32769;萨督卡原本便喜爱玩这种解梦游戏,被“超级做梦者”穆哈迪打败之后更是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们认为梦中有让他们重返权力和荣耀的通道。但是泰卡尼克一贯对这种游戏惟恐避之不?#21834;?/p>

“听上去不像你干的事呀,泰卡尼克。”法拉肯说道。

“我只能说这是由于我新近皈依的宗教的缘故。”他看?#25490;?#27849;说。说到宗教,当然,这就是他们冒险把传教?#30475;?#21040;这儿来的原因。

“那么,就从你的新宗教说起吧。”法拉肯说道。

“遵命。”他转过身,看着这个年轻人。一切?#23478;?#20381;靠他所做的那些梦,这个年轻?#35828;?#26790;?#25345;?#25104;了柯瑞诺家族重掌大权的道路。“教堂和国家,我的王子,科学和信仰,甚至包括发展与传统——所有这些,都被整合在穆哈迪的教义?#23567;?#20182;教导说世上没有不可妥协的对立。这种对立只可能存在于人们的信仰之中,有时或许还会存在于他们的梦想?#23567;?#20154;们从过去中发掘未来,这二者是同一个整体的组成部分。”

虽说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法拉肯发觉自己被这番话吸引住了。他听出泰卡尼?#35828;?#35821;气中有一丝不情愿,好像他是被迫说出这番话的。

“这就是你带来这位……这位占梦者的原因?”

“是的,我的王子。或许你的梦能够穿越时光。只有当你认识到宇宙是个统一体?#20445;?#20320;才能掌握潜伏在你体内的潜意识。你的那些梦……怎么说呢……”

“可我认为我的梦?#30343;裁从茫?rdquo;法拉肯抗议道,“它们确实让人很好奇,但仅此而?#36873;?#25105;没想到你会……”

“我的王子,你做的任?#38382;?#37117;是重要的。”

“谢谢你的恭维,泰卡尼克。你真的相信这家伙能破解宇宙的神秘?”

“是的,我的王子。”

“那就让我母亲不高兴去吧。”

“你会见他吗?”

“当然——你带他来不就是为了让我母亲不高兴吗?”

他在嘲弄我吗?泰卡尼克不禁怀疑起来。他说:“我必须警告你,这位老人戴着个面具。这是一?#21482;底?#32622;,使瞎子能通过皮肤观察外界。”

“他是个瞎子?”

“是的,我的王子。”

“他知道我是谁吗?”

“我告诉他了,我的王子。”

“很好。我们去他那儿吧。”

“如果王子能稍等一会儿,我会把那个人带到这里来。”

法拉肯看了看喷泉花园的四周,笑了。这个地方倒是与这种愚昧行为非常?#21999;洹?ldquo;你告诉他我做过什么梦吗?”

“说了个大概,我的王子。他会问你一些具体的问题。”

“哦,很好。我等着。带那个家伙过来吧。”

法拉肯转过身,只听泰卡尼克匆忙离去。他看到一个园丁在灌木丛那头工作,他只能看到他戴着棕色帽子的头,以?#21543;亮?#30340;剪刀在绿色植物上戳来戳去。这个动作有催眠的作用。

占梦这一套简直是胡扯,法拉肯想,泰卡尼克没跟我商量就这么做是不对的。他在这个年纪入教本来已经够奇怪的了,现在居然又开始相信占梦。

身后传来脚步声,是他熟悉的泰卡尼?#35828;?#33258;信的步伐,掺杂着一个拖沓的脚步声。法拉肯转过身,看着渐渐走近的占梦者。他那副面具是个如同黑色面纱般的东西,遮住了从额头到下巴的部分。面具上没有眼?#20303;?#21046;造这玩意儿的埃克恩人吹嘘说,整个面具就是一只眼睛。

泰卡尼克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但戴面具的人停在离他不到一步的地方。

“占梦者。”泰卡尼克说道。

法拉肯点点头。

戴着面具的老人深深地?#20154;?#20102;一声,?#36335;?#24819;从他的胃里咳出什么似的。

法拉肯敏锐地察觉到,老人身上散发出一?#19978;?#26009;发酵的味道。味是从裹着他身体的?#30097;?#38271;袍内发出的。

“面具真的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法拉肯问道,意识到自?#21512;?#26395;推迟谈论有关梦的话题。

“当我戴着它?#20445;?#26159;的。”老人说,声音中?#26143;?#24494;的鼻音,是弗瑞曼口音,“你的梦,”他说,“告诉我。”

法拉肯耸耸肩膀。为什么不呢?这不就是泰卡尼克带老人前来的原因吗?#24247;?#30495;的是吗?法拉肯产生了怀疑,他问道:“你真的是个占梦者?”

“我前来为你解梦,尊贵的殿下。”

法拉肯再次耸了耸肩。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令他紧张。他朝泰卡尼克看了一眼,泰卡尼克仍然站在刚才的位置,双臂环抱在胸前,眼睛盯?#25490;?#27849;。

“你的梦。”老人坚持道。

法拉肯深深吸了口气,开始回忆自己的梦。当他完全?#20004;?#20110;其中?#20445;?#24320;口叙述就不再那么困难了。他描绘起来:水在井中向上流,原子在他的?#28304;?#20013;跳舞,蛇变身成为一条沙虫,然后沙虫爆炸,成为一片?#39029;尽?#35828;出蛇的?#36866;率保?#20182;惊讶地发现他需要下更大的决心才能说出口。他觉得极其勉强,越说越?#24352;?/p>

法拉肯说完了,老人显得无动于衷。黑色的薄纱面罩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飘动。法拉肯?#21364;?#30528;。沉默仍在继续。

法拉肯问道:“你不准备解我的梦吗?”

“我已经解好了。”他说道,声音?#36335;?#26469;自远方。

“是吗?”法拉肯发现自己的声音近于尖?#23567;?#35828;出这些梦使他太紧张了。

老人仍然保持着无动于衷的沉默。

“告诉我!”他语气中的愤怒已经很明显了。

“我说我已经解了,”老人说道,“但我还没有同意把我的解释告诉你。”

连泰卡尼克都震动了。他放下双臂,双手在腰间握成了拳头。“什么?”他咬牙说道。

“我没有说我会公布我的解释。”老人说道。

“你希望得到更多的报酬?”法拉肯问道。

“我被带到这里来?#20445;?#24182;没有要求报酬。”他回答中的某种冷漠的高傲缓解了法拉肯的愤怒。以任何标准来衡量,这都是个勇敢的老人。他肯定知道,不服从的结局就是死亡。

“让我来,我的王子。”泰卡尼克抢在法拉肯开口前说,“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不愿意公布你的解释吗?”

“好的,阁下。这些梦告诉我,解释梦中的?#34385;?#27627;无必要。”

法拉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你是说?#20197;?#23601;知道了这些梦的含义?”

“或许是的,殿下,但这并不是我的要点。”

泰卡尼克走上前来,站在法拉肯身旁。两个人都盯着老人。“解释你的?#21834;?rdquo;泰卡尼克说道。

“对。”法拉肯说道。

“如果我解释了你的梦,探究你梦中的水和沙?#23613;?#34503;与沙虫,分析原子在你?#28304;?#20013;跳舞,就像它们在我?#28304;?#20013;跳动一样——哦,我尊贵的殿下,我的话只能让你更加疑惑,而且你会坚持自己错误的理解。”

“你不担心你的话惹我生气吗?”法拉肯问道。

“殿下!你已经生气了。”

“你是因为不相信我们?”泰卡尼克问道。

“非常接近要点了,阁下。我不相信你们两个,是因为你们不相信你们自己。”

“你做得太过分了。”泰卡尼克说道,“有人曾因为轻得多的犯上行为而被处决。”

法拉肯点?#35828;?#22836;,说道:“不要引诱我们生气。”

“柯瑞诺家族愤怒时的致命后果已广为人知,萨鲁撒·塞康达斯的殿下。”老人说道。

泰卡尼克抓住法拉肯的手臂,问道:“你想激怒我们杀了你?”

法拉肯没有想到这一点,这种可能性让他感到一阵寒意。这位自称传教士的老人……他是否隐藏了什么东西?他的死亡能带来什么后果?殉教者有可能引发危险的后果。

“我想,不管我说了什么,你都会杀了我。”传教士说道,“我想你了解我的价值观,巴夏,而你的王子却?#28304;?#26377;所怀疑。”

“你坚决不肯解梦吗?”泰卡尼克问道。

“我已经解过了。”

“你不肯公布你从梦中看到的东西?”

“你在责怪我吗,阁下?”

“你对我们有什么价?#24503;穡?#35753;我们不能杀你?”法拉肯问道。

传教?#21487;?#20986;他的右手。“只要我挥一挥这?#30343;鄭?#37011;肯就会来到我面前,听候我的差遣。”

“毫无根据的吹嘘。”法拉肯说道。

但是泰卡尼克却摇了摇头,想起了他与文希亚的争辩。他说道:“我的王子,这可能是真的。传教士在沙丘上有很多追随者。”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他来自那个地方?”法拉肯问道。

没等泰卡尼克开口回答,传教士对法拉肯说道:“殿下,你不应该对阿拉吉斯有负罪?#23567;?#20320;只不过是你这个时代的产物。”

“负罪感!”法拉肯勃然大怒。

传教士只是耸了耸肩。

奇怪的是,这个动作使法拉肯转怒为喜。他大笑起来,扭过头,见泰卡尼克正吃惊地看着他。他说:“我?#19981;?#20320;,传教士。”

“我很高兴,王子。”老人说道。

法拉肯压下笑意,道:“我们会在这儿安排一个房间。你将正式成为我的占梦者——哪怕你不告诉我,你在我的梦中看到了什么。你还可以给我?#27493;?#27801;丘,我对那个地方非常好奇。”

“我不能答应你,王子。”

他的愤怒又回来了。法拉肯看着他黑色的面具。“为什么不能,占梦者?”

“我的王子。”泰卡尼克说道,碰了碰法拉肯的手臂。

“什么事,泰卡尼克?”

“我们在带他来这里?#20445;?#19982;宇航公会签署了一个协议。他将回到沙丘。”

“我将被召唤回阿拉吉斯。”传教士说道。

“谁在召唤你?”法拉肯问道。

“比你更为?#30475;?#30340;力量,王子。”

法拉肯不解地看了泰卡尼克一眼。“他是亚崔迪家族的间谍吗?”

“不太可能,我的王子。阿丽亚悬赏要他的命。”

“如果不是亚崔迪家族,那么是谁在召唤你?”法拉肯转过头,看着传教士。

“比亚崔迪家族更为?#30475;?#30340;力量。”

法拉肯不禁发出了一阵笑声。简直是一派神秘主义者的胡言。泰卡尼克怎么会上了这种家伙的?#20445;?#36825;位传教士可能是被——某?#32622;握?#21796;着。梦有这么重要吗?

“完全是浪费时间,泰卡尼克,”法拉肯说道,“你为什么要让我参与这出闹剧?”

“这是个很合算的?#28784;祝?#25105;的王子,”泰卡尼克说道,“这位占梦者答应我把邓肯·艾德荷变成柯瑞诺家族的间谍。他要求的价钱就是让他见到你并给你解梦。”泰卡尼克暗自想道:至少占梦者对文希亚是这么说的!巴夏心中却十分怀疑。

“为什么我的梦对你如此重要,老人家?”法拉肯问道。

“你的梦告诉我,重大事件正朝着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迈进。”传教士说道,“我必须尽快回去。”

法拉肯嘲弄地说道:“但你仍?#24187;?#26377;解?#20572;?#19981;给我任何的建议。”

“建议,我的王子,是危险的东西。但我会斗胆说上几句,你可以视为建议或任何能使你高?#35828;?#35299;释。”

“不胜荣?#25671;?rdquo;法拉肯说道。

传教?#30475;?#30528;面具的脸僵直地面对着法拉肯。“政府会因为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原因而蓬勃或衰败,王子。不管是多么微小的事件!两个女人间的争吵……某天的风会?#36842;?#21738;个方向……一个喷嚏、一?#24944;人浴?#32455;物的长?#28982;?#26159;沙子偶尔迷住了朝臣的眼睛。历史发展的轨迹不总是体现在帝国大臣的治国纲领中,也不受假借上帝之手的教士们的教导所左右。”

法拉肯发觉自己深深地被这番话触动了,他无法解释自己的内心为?#20301;?#27867;起波澜。

然而泰卡尼?#35828;?#24605;绪却锁定在其中的一个单词上。为什么传教士要提到织物呢?泰卡尼克想到送往亚崔迪双胞胎的皇家服装,还有受训的老虎。这个老人在微妙地表达一个警告吗?他知道多少?

“你的建议是什么?”法拉肯问道。

“如果希望成功,”传教士说道,“你必须缩小策略的应用?#27573;В?#23558;它集中在焦点上。策略用在什么地方?用在特定的地方,针对特定的人群。但即使你对细节给予了最大程度的关注,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仍然会从你眼皮底下溜走。王子,你的策略能缩小到一个地方总督的妻子身上吗?”

泰卡尼克冷冷地插话道:“为什么总对策略说个没完,传教士?你认为我的王子将拥有什么?”

“他被人带领着去追求皇位,”传教士说道,“我祝他好运,但他需要的远不止是好运气。”

“这些话很危险,”法拉肯说道,“你怎么敢这么说?”

“野心通常不会受到现实的干扰,”传教士说道,“我敢这么说是因为你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你可以成为一个受尊敬的人。但是现在,你被一群不?#35828;?#24503;正义的人包围了,被策略先行的顾问们包围了。你年轻、强壮而且果敢,但你没有受到更高级的训练,无法通过那种手段发展你的个性。这很令人难过,你身上有弱点,我已经描绘了这些弱点的?#27573;А?rdquo;

“什么意?#36857;?rdquo;泰卡尼克问道。

“说话注意点,”法拉肯说道,“什么弱点?”

“你没有深究过你到底?#19981;?#20160;么样的社会,”传教士说道,“你没有考虑国民的希望。即便是你正在追求的帝国,你也没有想像过它应该是一种什么形式。”他将戴着面具的脸转向泰卡尼克,“你的眼睛盯着权力,而不是权力本身的微妙作用和危险。你的未来因此充满不确定因素。你无法看到每个细节?#20445;?#24590;么能创造一个新纪元呢?你果敢的精神不会为你而用。这就是你的弱点所在。”

法拉肯长时间地盯着老人,考虑着他话中隐含的深意。话中深意建筑在如此虚无的概念之上。道德!社会目标!和社会演变相比,这些只不过是神话而已!

泰卡尼克说道:“我们谈得够多了。你答应的价钱呢,传教士?”

“邓肯·艾德荷是你们的了,”传教士说道,“利用他的时候要小心。他是无价的珍宝。”

“哦,我们有个合适的任务派给他。”泰卡尼克说道,他看了一眼法拉肯,“可以走了吗,我的王子?”

“在我改变主意之?#20843;?#20182;走吧。”法拉肯说道。随后,他盯着泰卡尼克,“我不?#19981;?#20320;这样利用我,泰卡尼克!”

“原谅他吧,王子,”传教士说道,“你?#39029;?#30340;巴夏在执行上帝的?#23478;猓?#23613;管他本人并不知晓。”鞠了一躬之后,传教士离开了,泰卡尼克也匆匆随他而去。

法拉肯看?#26049;?#21435;的背影,想着:我必须研究一下泰卡尼克信奉的宗教。随后他沮丧地笑了笑,多奇怪的占梦者啊!但这又有什么?我的梦并不重要。

海南七星彩一夜谈彩版 4月26日体彩20选5 54.hk赛马会cc 吉林快三走试图 足球过关固定奖金计算器 英伦果大家赚钱了吗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2345彩票首页 网易模拟炒股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快3图数字